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1345 缺一个章节名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在完颜从彝投降后,原本还晴空万里的天空不知何时便消失不见,整个隆安城的天空都是灰蒙蒙一片。寒风渐起、吹起地面上的落叶缓缓向前滚动,发出一阵沙沙声响。

    整个隆安城已经在第一时间恢复了正常的秩序,只是愿意上街的百姓依然是少数,各个街道上依旧是以宋军巡游的兵士为主,点缀着这个寒风四起后,显得有些荒凉与空荡的城池。

    府衙内叶青正在炉子边烤着火,厚厚的皮裘被他披在身上,使得他的身形显得更加的高大,在那些投降的武将眼里也就显得更为威严一些。

    完颜从彝深吸一口气,看着叶青那双依旧修长有力的手在炉边烤火,炉子上面的水壶此时也正开始从壶嘴处冒着热气,整个大厅内显得有些寂静,甚至是有一丝丝的压抑。

    王质、高虎等数名军中将领距离两人有些远,此刻默不作声的各自想着心事儿,要么便是偷偷用余光瞟着叶青与完颜从彝这个方向,多多少少的,心里头还是有一种提心吊胆、等候发落的不安感。

    “会宁府被破指日可待,你们的家眷无需过多的担心,在你们出城投降前,我已经让乞石烈诸神奴与完颜珣交涉了。所以……。”叶青缓缓直起身,双手离开炉边后依然是来回搓着,看着在自己直起身后,完颜从彝以及高虎、王质等人,也不由自主的在椅子上坐直了身子,想了下后,继续温和道:“面对乞石烈诸神奴的大军压力,我想完颜珣在这个时候,应该不会还在城内继续树敌、孤立他自己。至于朝堂之上,当然会有些臣子会在此刻叫嚣着要拿你们的家眷来泄愤,以此来给他们一个交代。但以我对完颜珣的了解,想必完颜珣不会如此极端。”

    “燕王下一步应该就是直指会宁府了吧?”完颜从彝的脸上挤出一丝微微有些苦涩的笑容问道。

    “宜早不宜迟,越是早些攻破会宁府,你们的家眷不也就多了一份周全?”叶青笑看着完颜从彝温和的说道。

    完颜从彝心头默然,在心头微微叹口气后,他很清楚,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经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当然,即便是不投降,他担心的那些事情,也同样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只不过眼下,比起不投降的情形来,最起码让他们的心底里多了一丝希望不是?

    “眼看着今冬的第一场雪就要到来了。”完颜从彝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燕王想必也清楚,这边只要一旦下雪,那么没有个三五日的时间,是停不下来的。”

    “所以今日召你们来,就是想问问,可有人愿意跟随我一同去攻会宁府?”叶青点着头,明白完颜从彝的意思,是在委婉的提醒他,这个时候应该兵贵神速,在今冬的第一场雪真正到来前、一鼓作气拿下会宁府。

    “既然是为了家眷,为了一家老小,从彝自然是要跟随燕王一同前往会宁府。”完颜从彝毫不犹豫的第一个表态道。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若是再在叶青面前扭扭捏捏,或者是表现出对大金国的留恋或者是悲痛,并不会让叶青看重他们这些人,相反,反而会让人家认为他们一些虚伪与做作。

    有了完颜从彝第一个愿意跟随叶青一同前往会宁府,那么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将领站出来,毕竟,如今聚集在这里的将领,或多或少的都是因为有家眷被留在了会宁府。

    当初之所以家眷被留在会宁府,有的是原本就住在会宁府,有的则是因为朝廷的要求,在他们从咸平退守后,家眷就已经被朝廷以保护、解决他们后顾之忧的名义被带到了会宁府。

    他们当然也清楚,朝廷的用意不过是希望他们能够顽强抵抗宋人,而他们的家眷被带到会宁,既是帮他们解决后顾之忧,同样对他们也是一种隐隐的要挟。

    不过当宋军兵临城下后,心头的惶恐开始渐渐蔓延时,因为完颜从彝的怂恿也好,还是提醒也罢,使得军中的诸多家眷被带至会宁的将领,都会不约而同的去想,若是他们真的战死在隆安的话,那么朝廷就真的会善待他们的家人吗?

    这个问题没有人知道答案,

    因为就连同是宗室的完颜从彝也在担忧家眷的安危。

    更何况,完颜从彝还让王质与高虎提醒过军中的那些主要将领,乞石烈诸神奴已经兵临会宁府城下了。

    所以对于当时的隆安城守军将领而言,这个时候他们几乎已经是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中。

    能够被朝廷打着照顾家眷的名义,把家眷带走的将领,在军中几乎都是一些位高权重的将领,既有着足够的影响力,同样也有着极大的权利,若不然的话,朝廷显然也不会带走他们的家眷。

    而这些军中影响、权利极大的将领,几乎没有一个属于那种家徒四壁、清贫之人,家里除了人数庞大的家眷外,同样,这些年来也积攒了不少的财富。

    所以既是为了家眷,也是为了自己这些年辛苦得来的财富自己有命去享受,也就使得他们更愿意向宋人投降,以此来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与财富。毕竟,皇后李师儿都说了,不会跟他们算旧账,只会找完颜珣清算总账。

    如此一来,那么军中的这些将领,在心中哪怕是做最坏的打算,也有足够的理由认为:投降了宋军之后,哪怕是得不到权利与官位,可最起码做个无事一身轻的富家翁应该不成问题吧?

    即便是远离了官场,只要有家眷在,只要自己积攒的财富在,只要自己还活着,那么还奢求什么呢?毕竟,不管如何,这样总比丢了性命,也同样保不住家眷要强吧?

    而今叶青问起谁愿意同行,所以他们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在这个时候都要站出来向宋人表明他们在投降后的立场。

    叶青很满意大厅内的所有人都毫不犹豫的站起来,表达着愿意跟随前往会宁府的决心与立场,完颜从彝扭头看了看都站起来的军中将领,心头则是多少有些无奈。

    不得不说,大金国沦落到今日这般困境,与这些军中将领贪财恋权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若是他们都能够像宋军中的将领一样,比如墨小宝、钟蚕等等将领一样,更愿意脚踏实地的率领麾下大军行军作战,用战功来满足自己的财富、权利的**的话,那么大金国也就不会这么快就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墨小宝、钟蚕、耶律乙薛、完颜陈和尚、乞石烈白山五人在隆安城投降的第二日,就已经率大军开始前往会宁府,而叶青则是一直还留在隆安府,既是要安置那些投降的金军,同样,他也要等待刘克师从咸平府赶来后,他才能离开隆安前往会宁府。

    刘克师到来的第二天,叶青便率领着自己的亲卫,以及墨小宝给自己留下的一部分种花家军将士,还有破阵营的三千将士,带着完颜从彝、高虎、王质等降军将领,开始迎着天空那细小飞舞的雪花向会宁府进发。

    李师儿自然是要跟随叶青一同前往,毕竟,这是她自逃亡开始后的梦想,便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亲眼看到,有完颜珣坐镇的会宁府被人攻破,看着完颜珣成为阶下囚。

    而今愿望就差一步要实现了,所以这个时候,别说是下雪,就是下刀子她也要亲自前往会宁府,亲眼看着完颜珣是如何成为宋军的阶下囚,又会在见到自己后,是怎样的一幅表情呢?

    马车载着满腹心思的李师儿缓缓向前,叶青并没有在这个时候选择马车,而是与大军以及所有将士一样,都是骑坐在马背上向会宁府的方向前行。

    一阵细微的骚动在叶青周遭的亲卫中间响起,随即贾涉带着完颜从彝追上了叶青。

    “有事儿?”脸颊同样被冻得通红的叶青,笑着对赶过来的完颜从彝问道。

    完颜从彝先看了看不远处同样被叶青亲卫保护在中间的马车,他知道马车里坐的就是前皇后李师儿,可他并没有想到,叶青竟然也没有坐马车,而是选择了骑马前行。

    同样被寒风吹的脸颊通红的完颜从彝,在看了一眼那马车扭过头后,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而后道:“燕王对圣上……对完颜珣真的了解吗?”

    “哦?霍王可是有什么建议?”叶青心头一动道。

    “依在下看来,完颜珣的帝位虽然得

    来不正,但不管如何,他当初之所以篡位,也是为了金国能够恢复当年的强盛。所以……燕王可知,其实完颜珣的骨子里,也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贪恋权势、皇位在我看来,不过是他的表面。”完颜从彝跟随在叶青身旁并肩骑行道。

    长长的大军一眼望不到尽头,而身后同样也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宋军,头顶上空旌旗招展、雪花纷飞,虽然此时的天气还不太碍于大军赶路,但没有人敢说,一旦雪大了之后,是不是整个大军还能够如期赶到会宁府城下。

    端坐于马背继续赶路的叶青,迎着寒风与雪花微微皱了皱眉头,身上所披的那件黑色皮裘已经开始掺杂着一些还未来得及融化的小雪花。

    “别看我这件皮裘旧了,但在寒冷时节骑行时,还是很管用的。这可是当初完颜珣送我的,你还有印象吗?”叶青答非所问道。

    完颜从彝先是一愣,而后笑着点头道:“记得,记得当时还在燕京,出发前往武州时,先帝因为您来自南边,会比较怕冷,所以就拿出了这件珍贵的皮裘送给了您。恐怕燕王还不知道,当时这件皮裘,原本是先帝打算在世宗皇帝大寿之时送给世宗皇帝的。不过在下也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燕王依然还穿着这件皮裘。”

    完颜从彝一边说一边心里头同样是颇有感慨,叶青提及这件皮裘的用意,显然并非是要随意岔开话题,想必也是想要借这件皮裘告诉他,不管完颜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管会宁府如何,他都要借着为先帝完颜璟报仇的机会,彻底把整个大金国的版图都纳入到宋图中。

    “这些年来,在下虽然不受宗室喜欢与重用,但正所谓是旁观者清。”完颜从彝在解释完叶青身上的皮裘后,见叶青失去了谈话的兴致,便继续跟随在叶青跟前一边向前,一边说道:“比起当初来,我对这个当年的邢王了解也就更深了一些,也是在大军从咸平不战而退至隆安后,我才发觉,其实在让我大金强盛一事儿上,邢王并不见得比先帝英明。”

    “可你们当年从宋廷掠走的疆域城池,可都是在完颜璟手里丢失的,不是吗?”叶青笑着说道。

    “可换做是完颜珣,难道就能守得住了吗?”完颜从彝扭头看着叶青同样是反问道,而后想了下后道:“当年先帝麾下有卫绍王的支持,而完颜珣并没有。乞石烈诸神奴虽然面对燕王您无一胜绩,但在金国却是数一数二的大军将领,就连完颜陈和尚、乞石烈白山以及完颜斜烈,他们在面对乞石烈诸神奴时也是自愧不如。可他们也都全都投靠您不是吗?”

    “所以就算是当年世宗皇帝把帝位传给了邢王完颜珣,恐怕也不见得就能够顶得住燕王您过人的谋略。自您以使臣的身份进入金国起,几乎就注定了金国今日会有这样的局面,亡国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完颜从彝的语气有些无奈、有些力不从心。

    “宋、金本就为一家,哪有什么亡国不亡国,完颜珣虽非荒淫无道、无心吏治,但不得人心却是事实。当年他篡位时,就应该想到今日不是吗?”叶青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安安静静的马车道。

    完颜从彝默然,而后默默的点点头,依旧是继续皱着眉头,在心里来回权衡一番后,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说道:“燕王可曾想过,邢王完颜珣会走极端?”

    “什么意思?”叶青在马背上上身微微前倾问道。

    “心高气傲之人,又怎么轻易沦为阶下囚?更何况,燕王您身后的那辆马车,恐怕也会让完颜珣无颜面对。所以,我以为,若是到了绝境之时,怕是很难生擒完颜珣。”完颜从彝同样是往后看了一眼那安静行驶的马车说道。

    李师儿冒着风雪跟随前往会宁,其目的就是为了亲眼看到完颜珣成为阶下囚,但若是完颜珣真的走了极端的话,那么对于宋军来说,自然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了,毕竟,一旦完颜珣寻了短见、走了极端,那么也就意味着会宁府完全可以不费一兵一卒的不攻自破。

    而对于李师儿而言,是不是就少了报复后的满足?

    ,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