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1714章 朱可夫来访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天,朱可夫从前线乘飞机返回莫斯科,向史达林汇报前线的情况。

    整个汇报工作进行得很顺利,不到一个小时,朱可夫就从办公室里出来,和坐在外面的波斯克列贝舍夫打了个招呼,就准备离开这里去总参谋部,了解整体的战局有没有什么变化。谁知刚走到门口,迎面就遇到了贝利亚。

    朱可夫对贝利亚没有什么好感,礼貌地冲他打了个招呼,就准备与他擦身而过。但贝利亚却叫住了他:“朱可夫元帅,请留步!”

    “贝利亚同志,”朱可夫望着贝利亚,冷冷地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朱可夫元帅,您有时间吗?”贝利亚和颜悦色地说道:“我想请您去我的办公室喝咖啡,顺便再随意地聊聊天。”

    听贝利亚这么说,朱可夫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暗想贝利亚怎么会突然邀请自己去他的办公室呢,难道出了什么事情吗?

    看到朱可夫沉默不语,贝利亚朝办公室里坐着的波斯克列贝舍夫瞥了一眼后,压低嗓门说道:“是关于索科夫同志。”

    得知贝利亚要和自己谈关于索科夫的事情,急于想搞清楚怎么回事的朱可夫,便点头同意了贝利亚的提议:“好啊,我刚汇报完工作,正口渴呢,现在就去您的办公室,尝尝您珍藏的咖啡味道如何。”

    来到贝利亚的办公室,朱可夫在贝利亚的对面坐下,他开门见山地问:“贝利亚同志,您今天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贝利亚说:“元帅同志,您知道索科夫在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的事情吗?”

    朱可夫点了点头说:“知道!他能免试入学,还是我推荐的缘故。”

    贝利亚说:“您知道他在学院里的表现吗?”

    “不清楚,”朱可夫摇着头说:“您也知道,我这段时间作为大本营的代表,一直待在前线,对他的情况还真不了解。”

    贝利亚的秘书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来,将咖啡放在两人面前后,转身离开。

    “元帅同志,您也知道,索科夫将军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每天都是坐着轮椅去上课。”贝利亚说道:“为了确保他的安全,我准备让卢涅夫派副官每天负责接送他。”

    朱可夫端起杯子,不慌不忙地喝了口咖啡,漫不经心地问:“贝利亚同志,不知米沙有什么做得不妥的地方吗?”

    贝利亚拿起一个文件夹,递给了朱可夫:“元帅同志,您瞧瞧这个。”

    朱可夫猜想文件夹里肯定是内务部收集的关于索科夫的情报,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打开文件夹,看到最上面的一张纸,写着十几个人的名字、军衔,以及他们来自哪个部队。

    “贝利亚同志,”朱可夫见名单上的人,自己一个都不认识,便抬头望着贝利亚问:“这份名单是什么意思?”

    “这些人都是中级培训班的学员,和索科夫将军是同一个班的,”贝利亚进一步说明:“索科夫试图通过他的途径,在这些学员完成学业后,将他们继续留在学院里。”

    朱可夫笑了起来:“我明白了,米沙是想组建他的班底。”

    贝利亚点了点头:“没错,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报,他的确有这样的打算,甚至还打算召集这些人和波涅杰林见见面。”

    “他的这个想法并不过分。假如真的想组建属于自己的班底,并在战场上取得胜利,提前让自己看中的指挥员相互熟悉,是完全有必要的。”

    “我不反对他组建自己的班底。”贝利亚说道:“可是把波涅杰林这样有问题的人,也拉进了他的班底,是不是有点太危险了?”

    “贝利亚同志,”朱可夫敏锐地察觉到贝利亚要说的重点来了:“波涅杰林和穆济琴科、基里洛夫三人的审查,不是早就结束了吗?”

    “元帅同志,您有所不知,对波涅杰林等人的审查,之所以只用了一两个月时间就宣告结束,完全是因为索科夫将军为他们担保。”贝利亚叹了口气说道:“虽说名义上的审查已经结束,但私下对他们三人的调查工作依旧没有停止。您说说,这样的人,如何能放在索科夫将军的身边?”

    贝利亚的话,让朱可夫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他板着脸,面无表情地问:“贝利亚同志,你准备让我做什么?”

    贝利亚微笑着说道:“元帅同志,我希望您能去劝一劝索科夫将军,把此事的利害关系告诉他,让他别把波涅杰林这样立场不可靠的家伙,放在自己的身边。”

    朱可夫明白贝利亚的意思,不希望波涅杰林留在索科夫的身边工作。不过对方既然没有出手,而是将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了自己,证明他一定有着什么顾忌。

    “贝利亚同志,”朱可夫开口说道:“我待会儿会到伏龙芝军事学院见米沙,会把你的意思转达给他。”

    “那真是太感谢了。”见朱可夫愿意帮自己去说服索科夫,贝利亚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感激地说:“元帅同志,您可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朱可夫冲贝利亚摆摆手,说道:“贝利亚同志,我可以把你的意思转达给索科夫,但他是否认可你的看法,我可不敢保证。”

    贝利亚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过了好一阵,他才强作欢颜地说:“元帅同志,只要您把我的话转达给索科夫将军,至于他是否愿意采纳我的意见,就顺其自然了。”

    “你的咖啡不错。”朱可夫端起杯子再次喝了一口咖啡,问道:“是国外的咖啡吧?”

    “没错,这是来自巴西的咖啡,别人送了我一公斤。”贝利亚陪着笑问:“元帅同志,要不,我让秘书给您分一半。”

    “不用了。”朱可夫站起身说道:“我怕喝上了瘾,喝完后想找都找不到。”

    朱可夫从大楼里出来,坐进了自己的车里,吩咐司机:“去伏龙芝军事学院。”

    司机听到朱可夫的吩咐,先是一愣,随后小心翼翼地提醒朱可夫:“元帅同志,按照计划,您不是应该去总参谋部吗?”

    “情况有了变化,先去伏龙芝军事学院。”

    “好的,元帅同志。”司机确认了自己没有听错朱可夫说的话,便启动了汽车。

    轿车来到了伏龙芝军事学院的门口,门口的哨兵伸手拦住了车,上前准备找司机索要证件。当哨兵弯下腰朝车内张望时,朱可夫摇下了车窗,对着哨兵说道:“我是朱可夫,我要去见韦廖夫金院长。”

    哨兵看清楚车里坐着的人居然是朱可夫时,顿时被吓了一挑,他连忙向后退了一步,原地立正敬礼,同时歪头朝门口的值班室喊:“少尉同志!”

    坐在值班室里的少尉,听到哨兵的喊声,推开房门走了出来,嘴里不高兴地问:“你瞎叫什么?”

    哨兵结结巴巴地说:“是,是元帅同志!”

    少尉漫不经心地走过来,低头朝车内望去,正好与朱可夫四目相对。少尉吓得后退了几步,抬手敬礼的同时,冲着站在门口的那名哨兵喊道:“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把栏杆拉起来,让元帅同志的车进去。”

    少尉等朱可夫的车开进了校门之后,立即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值班室,抓起放在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后,紧张的说:“我这里是门卫,帮我转院长室,就说朱可夫元帅已经进入学院了。”

    伏龙芝军事学院的校区很大,等朱可夫的轿车开到办公楼时,学院的院长韦廖夫金已经带着几名部下等在了门外。

    等车一停稳,韦廖夫金就上前打开了车门,毕恭毕敬地对朱可夫说:“您好,元帅同志,我代表学院的全体师生欢迎您的到来!”

    第二天,朱可夫从前线乘飞机返回莫斯科,向史达林汇报前线的情况。

    整个汇报工作进行得很顺利,不到一个小时,朱可夫就从办公室里出来,和坐在外面的波斯克列贝舍夫打了个招呼,就准备离开这里去总参谋部,了解整体的战局有没有什么变化。谁知刚走到门口,迎面就遇到了贝利亚。

    朱可夫对贝利亚没有什么好感,礼貌地冲他打了个招呼,就准备与他擦身而过。但贝利亚却叫住了他:“朱可夫元帅,请留步!”

    “贝利亚同志,”朱可夫望着贝利亚,冷冷地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朱可夫元帅,您有时间吗?”贝利亚和颜悦色地说道:“我想请您去我的办公室喝咖啡,顺便再随意地聊聊天。”

    听贝利亚这么说,朱可夫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暗想贝利亚怎么会突然邀请自己去他的办公室呢,难道出了什么事情吗?

    看到朱可夫沉默不语,贝利亚朝办公室里坐着的波斯克列贝舍夫瞥了一眼后,压低嗓门说道:“是关于索科夫同志。”

    得知贝利亚要和自己谈关于索科夫的事情,急于想搞清楚怎么回事的朱可夫,便点头同意了贝利亚的提议:“好啊,我刚汇报完工作,正口渴呢,现在就去您的办公室,尝尝您珍藏的咖啡味道如何。”

    来到贝利亚的办公室,朱可夫在贝利亚的对面坐下,他开门见山地问:“贝利亚同志,您今天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贝利亚说:“元帅同志,您知道索科夫在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的事情吗?”

    朱可夫点了点头说:“知道!他能免试入学,还是我推荐的缘故。”

    贝利亚说:“您知道他在学院里的表现吗?”

    “不清楚,”朱可夫摇着头说:“您也知道,我这段时间作为大本营的代表,一直待在前线,对他的情况还真不了解。”

    贝利亚的秘书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来,将咖啡放在两人面前后,转身离开。

    “元帅同志,您也知道,索科夫将军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每天都是坐着轮椅去上课。”贝利亚说道:“为了确保他的安全,我准备让卢涅夫派副官每天负责接送他。”

    朱可夫端起杯子,不慌不忙地喝了口咖啡,漫不经心地问:“贝利亚同志,不知米沙有什么做得不妥的地方吗?”

    贝利亚拿起一个文件夹,递给了朱可夫:“元帅同志,您瞧瞧这个。”

    朱可夫猜想文件夹里肯定是内务部收集的关于索科夫的情报,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打开文件夹,看到最上面的一张纸,写着十几个人的名字、军衔,以及他们来自哪个部队。

    “贝利亚同志,”朱可夫见名单上的人,自己一个都不认识,便抬头望着贝利亚问:“这份名单是什么意思?”

    “这些人都是中级培训班的学员,和索科夫将军是同一个班的,”贝利亚进一步说明:“索科夫试图通过他的途径,在这些学员完成学业后,将他们继续留在学院里。”

    朱可夫笑了起来:“我明白了,米沙是想组建他的班底。”

    贝利亚点了点头:“没错,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报,他的确有这样的打算,甚至还打算召集这些人和波涅杰林见见面。”

    “他的这个想法并不过分。假如真的想组建属于自己的班底,并在战场上取得胜利,提前让自己看中的指挥员相互熟悉,是完全有必要的。”

    “我不反对他组建自己的班底。”贝利亚说道:“可是把波涅杰林这样有问题的人,也拉进了他的班底,是不是有点太危险了?”

    “贝利亚同志,”朱可夫敏锐地察觉到贝利亚要说的重点来了:“波涅杰林和穆济琴科、基里洛夫三人的审查,不是早就结束了吗?”

    “元帅同志,您有所不知,对波涅杰林等人的审查,之所以只用了一两个月时间就宣告结束,完全是因为索科夫将军为他们担保。”贝利亚叹了口气说道:“虽说名义上的审查已经结束,但私下对他们三人的调查工作依旧没有停止。您说说,这样的人,如何能放在索科夫将军的身边?”

    贝利亚的话,让朱可夫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他板着脸,面无表情地问:“贝利亚同志,你准备让我做什么?”

    贝利亚微笑着说道:“元帅同志,我希望您能去劝一劝索科夫将军,把此事的利害关系告诉他,让他别把波涅杰林这样立场不可靠的家伙,放在自己的身边。”

    朱可夫明白贝利亚的意思,不希望波涅杰林留在索科夫的身边工作。不过对方既然没有出手,而是将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了自己,证明他一定有着什么顾忌。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88读书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