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六章 有鬼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丁晓急忙闪身躲避,但躺的久了,气血不畅,终究是慢了几分,身体是闪过去了,但屁股终究是慢了,被长剑擦过。

    丁晓两手捂着屁股,挺着身子,疼的“呜,哇!”大叫。

    颜游此时已军刀在手,气机吞吐,刀上吐出一尺多长青色罡气,轻轻挥动,凌空斩向法理。

    法理退后几步,将火把扔在地上,凝神聚气,长剑一抖,剑芒吞吐,也是凌空攻击。

    刚才两人一交手,看出对方不在自己之下,因此都是全力施为。

    一时间洞内刀罡烈烈、剑气森森。

    丁晓知道自己修为和九叔相差甚远,捂着屁股,挡在姜繇身前,运起气息全神戒备。

    那边法静也是插不上手,持剑护住自己。

    姜繇用手帕捂着大腿,反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居然十分光滑,找不到伤口。

    刚才法理神情明显不对,看来是这手帕有些古怪。

    此时手帕捂在大腿上,疼痛感消失,还能感到伤口酥麻。

    转头一看,刚才法静退去仓促,将那狸猫丢弃在地上。

    连忙捡起来,藏在身后。

    这时,法理已展开剑势,剑芒似波涛一般,一波一波攻来。

    来势虽缓,但后劲绵绵。

    颜游心里一沉。

    令他头疼的是,法理呈淡蓝色的剑芒,遇到颜游阻击,剑气立即破碎四溅。

    这明显是崂山道派的修炼法门,他们是崂山道士。

    琅琊王妃曾经在崂山玉清宫修行,因此琅琊王府的人对崂山道派十分客气。

    但十年前那场变故,崂山派袖手旁观,从此琅琊王府与崂山道派断绝往来。

    一般修仙人剑芒遇到阻隔,自行消散,但这崂山道派的修行,剑芒遇阻后,却是四散破碎,绵延不绝,余势仍可伤人。

    这就让颜游还要时刻分心,避免破碎的剑气伤到身后两人,因此打的小心翼翼。

    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

    颜游从军后修炼的都是刚猛的路子,讲究是近身搏击,这样拉开距离比拼灵力,正好是道家修炼所长。

    不能这样消耗下去。

    颜游猛的挥出几道刀罡,直直向法理砍去,想要找准时机踏步上前,近身肉搏。

    突然,法理丢在地上的火把熄灭,洞内陷入黑暗。

    几人连忙催动灵气,开启夜视之能,却都发现完全不起作用。

    似乎洞内有森森寒气,压迫眼睛内聚集的灵气无法发散出去,眼前仍是一片黑暗。

    黑暗中,突然“啪”的一声响起。

    同时,法理愤怒的声音:“法静,干嘛打我?”

    法静的声音:“自己做的好事,打你怎样。”

    稍顷,法静突然道:“你还敢。”

    法理的声音:“你又怎么了。”

    又响起一声更加响亮的“啪”,

    法理愤恨说道:“法静,你疯了不成。”

    法静疑惑地说道:“不是我。”

    法静突然惊叫起来:“啊,别摸我。”

    法理疑惑地说:“我……我没,没有。”

    法静急促说道:“不是你,很凉,有人摸我,手很凉,师兄护我。”

    法静颤声道:“啊,他摸我的脸。鬼,有鬼。”

    长剑舞动带动风声。

    “这里还有其他人……”法理沉声说,“哪位高人在此,还请现身,装神弄鬼,莫要自毁名声。”

    “嘭”洞中间燃起一只巨大的火苗。

    火苗绿油油的,映的整个山洞一片惨绿。

    众人看清楚,这火苗居然是在一只手指上熊熊燃烧,照的洞内明亮。

    一个穿黑色长袍的蒙面人,伸出的左手中指上,火苗巨大且微微晃动。

    见有人现身,法理和法静很默契的,一起挺剑就冲了上去,尚未近身,即双双跌出一丈多远。

    法静的长剑,斜斜的插在青衣人面前。

    这边颜游突然转身对着姜繇笑了一笑。

    什么意思,是自己人?

    法理和法静靠在一起。

    法理左手执剑,右臂垂在腰间,显然是刚才受创。

    洞内寒气更胜,黑衣人静立不动,中指上的火苗犹自熊熊燃烧。

    法理强作镇定,左手横剑,低首行礼,道:“这位前辈,我们是崂山道派上清宫弟子,今日行经此处,无意冒犯,还请教前辈高姓大名。”

    黑衣人并未回应,过了一会,才响起沙哑怪异的声音道:“滚,快滚!”

    还有些急促。

    法理愣了一下,黑衣人虽不告知来历,但显然也是无意为敌,即催促离去,不如先回去,和师傅会齐了也好。

    多说无益,执手行礼,道:“晚辈遵命。”

    然后转身道:“御剑,下山。”

    “我……”法静为难的说道。

    她的剑还插在黑衣人面前,无剑可御。

    铮的一声,插在地上的长剑平稳地飞向法静,法理再向黑衣人行了一礼。

    两柄长剑飞起落在脚下,凌空尺许,两人一踏而上,衣炔飘飘,向洞外飞行而去。

    两人刚在洞口消失,黑衣人将火苗甩向遗落在地上的火把,将火把点燃。

    然后快速的摔动着手臂,喊道:“啊,烫、烫,好疼。”

    洞内寒气陡然消散。

    颜游跳起来哈哈大笑:“大哥,你刚一现身我就认出你来了。”

    此时黑衣人将面上青布拿掉,果然就是“琅琊十二辔”中的老大叶茗。

    叶茗微笑着对姜繇说:“三少爷没事吧?”

    “叶叔我没事,还是叫我小三好了。”

    自己居然认下了小三这个称谓,唉,也是无奈的很。

    “这两个崂山道士,以前见过,不想让他们认出来。”叶茗解释道,“不知道他们派跑京城来干什么。”

    说着拿出金疮药,蹲下要给姜繇敷药。

    姜繇拿开腿上的帕子,将裤子撕开一条缝……

    伤口?

    没有伤口。

    帕子覆盖的地方甚至没有血迹,只有在周边还能看到血迹。

    叶茗一怔。

    姜繇问:“叶叔,这块帕子很奇怪。你看我额头上的伤,是不是也好了?”

    “很多血干了,看不到伤口。”叶茗翻弄着姜繇头发,没发现伤口。

    “那个女道士很可恶,上来就打,当时头上流血了。我就用这帕子捂着伤口。后来那个叫法理的要抢夺,应该是看到我额头的伤口消失了。”

    “这帕子你哪来的?”叶茗接过帕子,问道。

    “地上捡的。”

    叶茗也不知所以,道:“也给丁晓敷上吧,然后收好了。”

    丁晓连忙趴在地上,撅起屁股。

    姜繇把帕子按在丁晓屁股的伤口上。

    突然一阵心悸,反感和不情不愿的感觉,很强烈。

    “乖,听话,是好朋友啊。”姜繇在心里默默念着,好言相劝,也不知道是在劝谁。

    丁晓叫着:“哎哎哎,好痒好痒。”

    颜游问道:“大哥,你刚才玩的什么招数,手指上怎么会冒出火来。”

    叶茗嘿嘿笑道:“这几日才领悟了如何驱使灵气外露显象,大概还差点什么,时间长了手指头烫的生疼。刚才让他们快走,走慢了我可受不了。”

    “师傅就是厉害。”丁晓趴在地上骄傲的说。

    叶茗哈哈笑着问:“老九,看你和法理比拼,似乎有些不同,是不是最近修炼上有变化。”

    “刚才不知道为啥,我和丁晓身体僵硬完全不能动弹,昏迷了一阵。

    “再醒来的时候,催动内廷灵力,反而多了几分顺畅。”颜游疑惑的用眼睛四下寻找,“还有,那只会说话的狸猫呢?”

    “在这。”姜繇从身后拿出那只狸猫。

    颜游接过去仔细打量着。

    看了许久,不明所以,让姜繇收好了狸猫。

    转头问到:“大哥,你怎么来了?”

    叶茗笑了笑,说:“下午你们刚走,王妃就派人找到我,让我也来看看。”

    “如果不是看到那两个道士上来,我就不出来了,让你们好好玩玩盗墓,哈哈。”

    这时丁晓摸着屁股站了起来,显然是伤口已经愈合,咧着嘴对姜繇说:“你这帕子是个宝贝啊,以前我怎么不知道。”

    姜繇端详着,本来淡蓝色的帕子此时变成深蓝色了,说:“可惜悟了你的屁股,这以后可怎么用。”

    丁晓一怔:“我屁股怎么了?很干净啊。”

    “刚进洞的时候,你不是摔出东西来了。”

    “没有,唉,真的没有。”

    这边颜游指了指前面那堆灰烬,对叶茗说:“刚进来的时候,还有具尸骸,坐在这堆枯草上,后来,就成这个样子了。”

    转身问姜繇:“你看到什么了吗?”

    姜繇将尸体化作黑色溪流,涌到自己身上,还有颜游和丁晓头上环绕的雾气说了一遍。

    颜游上前扯开姜繇的衣服,露出少年人缺少锻炼的那种白皙。

    前前后后查看,也没发现什么。

    四个人面面相觑……

    叶茗围着枯草转了两圈,那堆灰烬大多已渗落进枯草中,且明显被道士翻动过,应该是没发现什么东西。

    想了想说道:“这个事情透着些古怪,回去和王妃还有裴先生商量。记住,今晚这事儿,谁也不要对外说,任何人都不要告诉,知道吗?”

    王妃自然是姜繇的母亲,琅琊王王妃诸葛文英,是东武诸葛家嫡女。

    自幼在崂山道派玉清宫修仙,后来嫁给了琅琊王。

    裴先生本名裴基,来自浦海城。

    十八岁时投靠琅琊王账下从军。凭借文武全才,屡立奇功。

    琅琊王生前一直以“裴先生”相称。

    王爷故去后,裴先生在琅琊王府做了大管家。

    颜游拍了一下丁晓的头,说:“记住了没有,现在就忘了这事。”

    丁晓咧咧嘴,点头答应。

    叶茗说:“回去吧。我带少爷御剑回去,估计也该乏了。”

    到了外面,姜繇问:“叶叔,你没剑,咱们怎么御剑?”

    叶茗笑道:“御剑仅是小技,丁晓这小子多搂着佩剑睡几天,也能飞一飞了。你叶叔可就不需要那么麻烦。”

    说着拿起地上的盗墓铲,用手轻轻抚过,那盗墓铲有灵性般的悬空离地一尺许。

    叶茗扶着姜繇站上去,盗墓铲平稳异常的凌空飞行而去。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88读书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