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58章 遥遥蜜糖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生父?”钟余庆缓缓念出这两个字,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生父是什么很了不得的身份吗?”

    芝麻有些惊讶,这人瞧着温和有礼,竟然会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

    钟余庆看着他,“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世人总觉得,生身父母予你血肉,将你带到这个世界上,你便也应该回报父母才是……但我不服气,如果可以选择,我才不想来到这个世界上。

    “予我性命,算什么大恩?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场风流的游戏,游戏结束,甩甩袖子即可抽身,娇妻在侧,儿女双全,富贵傍身,却给我们母子留下无尽的苦难……”

    他眼眸里是汹涌翻滚的黑潮,“娘亲孤身一人,为了养活我,一个弱女子扮成男人,白天去外面给人做苦力,晚上在家就点着蜡烛做绣品,得了空便去山上采药……她一刻不停,仿佛永远不知道疲累,直到一病不起,我才知道她的身子都被熬坏了。

    “于是八岁的我,没了娘,好心的邻居帮我寻了门路,我才当上了白家的奴才,为了两口饭起早贪黑,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我这十五年的人生里,所有的苦难,都是他给予我的,若是需要我回报他什么,那便是盼着他早点遭报应。”

    芝麻若有所思,“你恨他?”

    “对,我恨他,凭什么不恨?”钟余庆坦然地与他对视。

    芝麻陷入了沉默,似乎是在思考,他这通大逆不道的说辞到底有没有道理。

    周小渡扯了一片草叶含在嘴里咬,苦涩的青草味在嘴里蔓延开来,她一边咬,一边感怀道:“你娘是个很好的母亲,我阿娘也是……”

    “嗯。”钟余庆微笑起来,“我娘亲是这世上,最美丽最温柔的女子。”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芝麻,“忘了告诉你,我娘亲姓钟,钟怀卿,这个你需知晓。”

    芝麻点了点头。

    钟余庆接着道:“我的名字,余庆,是我娘亲取的。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希望你也能喜欢这个名字。”他忽然好像心情变得很好,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闪着微光。

    “是个好名字。”芝麻赞道。

    钟余庆洒然道:“从前的事情,我娘亲未曾告诉我多少,所以,也没有别的好交待给你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周小渡想:原来任务里说的,钟余庆提供的助力,就是这个意思。

    “亲爱的周小渡女士,恭喜您已完成主线任务三:保护钟余庆,为气运之子的盛家探秘提供助力。您的任务奖励《长生诀》已到账。奖品效用: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这是一部修心长寿、玄奥精妙的高级心法。要继续加油哦!”

    而后,钟余庆和二人约定,明日在城外的渡口汇合,而后一起走水路,再分头去广陵和余杭。

    “天色不早了,二位回去早些歇息,免得明早起不来。”钟余庆抬头望了望头顶的月亮,“明天见。”

    芝麻朝他挥挥手,“明天见。”

    晚风卷起地上的两片落叶,钟余庆那身蓝衣在阴影里暗得有些发紫,芝麻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暗的尽头,忽然好像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自己也是那样,孤身走进黑夜里。

    他忽然有些担忧,杭州是个温柔的地方,但人却不一定,如果白初念不喜欢钟余庆,那钟余庆该多伤心……想来钟余庆也知道,他们二人多半不会有好结果,但他还是对那个姑娘牵肠挂肚,心心念念的就是见她一面。

    何苦呢?

    所以,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他感叹了一句,“我觉得他和我有点像。”

    周小渡挑挑眉,“是么?我怎么记得你看他怪不顺眼的。”

    芝麻耸了耸肩,“有吗?”

    周小渡嗤笑道:“你俩是挺像,都弱得跟鸡崽一样。”

    芝麻没搭理她的嘲讽,自顾自地说道:“老天爷好像很不喜欢我们这样的人,从一开始就把人丢到苦水里泡着,有的时候我会想,如果在苦水里泡上一辈子,那我又为什么要活着呢?”

    周小渡凉凉地道:“不想活,就去死呗。”

    “可是我舍不得啊!”芝麻忽然抬高了手,好像要去揽月亮,“真是磨人啊,又把人丢苦水里泡着,又在他眼前摆上蜜糖,让他舍不得淹死。”

    “什么蜜糖?我怎么没见着?”周小渡问。

    少年指了指头顶的明月,“哝,这便算其中之一了。”

    周小渡看了看月亮,嘴皮子一掀,道:“碰又碰不到,吃又吃不了,有锤子用?”

    “是没什么用,但是就是舍不得……想来白初念之于钟余庆,就像月亮之于我。”他打了个哈欠,“困了,回去睡觉吧。”

    一夜无梦。

    早上起来,周小渡已经将行囊都打包好了,二人吃了早饭,正欲出门,周小渡却是忽然顿住了脚步。

    芝麻问她,“怎么了?落下东西了?”

    周小渡发怔了片刻,叹了口气,“没有,只是,我们现在可以先不急着走。”

    芝麻不明所以,“可是我们和钟余庆,还有白家的人都约定好了。”

    周小渡把自己的行囊丢到一边,又把芝麻肩上的行囊也取了下来,“我们先去一趟白家。”

    “为什么?”

    周小渡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芝麻一头雾水地跟着周小渡上了街,眼看太阳越爬越高,周小渡却是非要去相反方向的白家,他心里费解不已,但又觉得周小渡好像很不高兴,便不敢多嘴触她霉头。

    前方忽然聚集了不少人,芝麻有点好奇,正待走近去看,却忽然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那是什么?”

    还未待他细看,周小渡便忽然转身,抬手捂上了他的眼,“别看。”

    温热的手掌盖在他的眼上,血腥味儿萦绕在鼻下,芝麻咽了咽唾沫,“是……很可怕的东西吗?”

    周小渡默了默,“……是。”

    耳朵捕捉到人声中零星的词语,芝麻心中有了些底,他笑了笑,“没事儿,别把我当小孩子,我可以看。”

    周小渡沉默着,没有动作。

    芝麻捏住她的手腕,把她的手掌扯了下来,打趣道:“你今天怎么这么体贴啊?”

    他屏住呼吸走进人群,看了一眼那被钉在柱子上的可怜人,死状恐怖,面目全非。

    日光刺得他眼前有些模糊,他看不大细致,但还是没忍住一阵反胃,捂着嘴冲出了人群。

    待喉头那阵呕吐的**被压制下去,他忽然意识到什么,整个人都僵住了,俯着身子,剧烈地颤抖起来。

    那身衣服,蓝色的衣服……他昨晚才见过的……

    周小渡走到他身前,目光下垂,静静地看着他,“先替他收尸吧。然后,随我到白家问问,是否有人知道其中内情。”钟余庆原计划一早便到白家,和白家人一起出发去渡口,若是有人知晓发生了什么事,那大概率是白家人。

    就在刚才,系统给她发送了紧急通知,“亲爱的周小渡女士,很遗憾地通知您,主线任务三由于不可抗力因素,出现剧情变动,原本的任务结果经过重新审核,最终判定为任务失败,您的任务奖励需要被扣除一半。”

    周小渡当时问它,“剧情变动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到账了的奖励都能强行扣除?而且任务奖励是一本功法吧,这怎么扣除一半?”

    系统回答:“剧情变动即是指,任务保护对象钟余庆已经死亡。因为该角色的死亡,对于剧情主线会产生部分影响,所以很遗憾,您的奖励必须扣除。而所谓扣除一半奖励,则是为你保留《长生诀》的前半部,后半部进行收回。”

    周小渡压抑着怒火,“无良系统,这分明是你们的问题吧?”

    “是的,剧情发生变动,我们确实也有责任,所以我们为您保留了奖励的前半部分。”

    “一部残缺的功法,要来何用?!我还得谢谢你们是不是?!”

    “宿主您不必生气,其实这部心法,迄今为止,除了作者本人,没有一个人能练到后半部,能练完前半部,便已经是受益匪浅了。所以,这是我们在规定内最大限度为您争取的利益了。”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88读书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