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九十八章 曹贼好人妻,家中匿佳人,何敢降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下邳城,陈府。

    杨修端着一碗药快步走入陈府的大堂,不知道从何时起,吕布在陈府的眼线全部都撤去了,也不知道是吕布对陈登信任,还是大难临头,这些眼线都去另谋出路!

    “德祖,你可算来了…”

    看到杨修,陈登直接撑起身子,因为几日里的调养,他的那寄生虫病已经好了许多,继续躺床修养,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能够每日与杨修见面罢了。

    “元龙…”杨修今日的语气格外的严肃…他行至陈登的面前,“陆公子要行动了!”

    “引泗水倒灌下邳城么?”陈登眉头一凝,当即问道。

    只是,问出这么一句时,他的脸色格外难看…

    作为曾经徐州的典农校尉,别人看不出来曹军深挖壕沟的目的,可他陈登一眼就能明白,这是要水淹下邳,让吕布做那水中鱼虾呀!

    只是…

    这就苦了下邳城的百姓。

    陈登的脸色格外的惨然,他从来都是一个心系百姓的人。

    “不…”杨修摆手。“原本我也以为陆公子打算引泗水倒灌下邳城,没想到,他的目的并非如此!”

    唔…

    听到这儿,陈登的眼眸徒然睁大。“那是?”

    杨修招呼道:“元龙,你且附耳过来,我向你细细告知!这次的行动,你不光要参与其中,而且…”

    静谧的夜色下,片刻的宁静!

    微风轻拂,月色皎洁,阴霾的天气,风雨欲来的预兆愈发明显,陈府这一方阁宇内,却是传出轻微的声响,一如虫鸣、蛙叫、鸟啼!

    一切都是这么静谧,一切静谧之下,又都是如此这般的暗潮汹涌!

    …

    下邳城,衙署重地。

    后堂厢房之中…

    吕布感觉头疼,他的脑海中反复的闪过陈宫与他经历过的过往。

    一朝朝一暮暮。

    他曾经多么的器重陈宫,如今就有多么的心痛…

    奉他为谋主,但凡他的计略言听计从,可最后…最后换来的却是他的“背叛”!

    “砰”的一声,吕布一拳重重的砸在桌案上。

    “可恶…可恶!”

    吕布冷然道,他的心情格外的烦躁。

    而就在这时。

    “哇哇呀呀…”小女孩儿的啼哭声突然响起,原来是吕布的声音太大了,太响彻了,吓到了屋内本已睡下的灵雎。

    “哇哇哇…”

    小女儿的哭泣声,一下子让吕布慌张了起来。

    “乖,乖…”貂蝉赶忙抱起女儿,左右踱步,似乎要用这微微的摇曳,哄她再度入眠。

    这哭声,让吕布的心都快融化了。“怪我,怪我…都怪我声音太大了,吓倒雎儿了。”

    貂蝉那绝美的面颊只是微微嘟了下嘴,语气略带幽怨的说道。“将军有心事,也不能吓到雎儿呀!”

    呼…

    吕布长长的呼出口气,他想帮忙,想搭把手,可让这位威震天下的猛将去哄娃,他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良久的沉默,唯独听到貂蝉皓齿中轻吟出的“乖,乖”的声音。

    除此之外,还有她莲步轻移发出的轻微的“踏踏”声响。

    总算…灵雎又睡下了,对于女人而言,哄娃的过程并不轻松呢。

    “小心点儿,雎儿睡得轻,慢点走…”貂蝉把灵雎递给了丫鬟,朝她微微使了下眼色,丫鬟识趣的抱着灵雎快步走出了阁宇,将这一方空间让给了吕布与貂蝉。

    踏踏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确定灵雎被抱远后,貂蝉才转过身,款款走到吕布的身前。

    “将军?可是为陈先生的事儿生气么?”

    如今陈宫是奸细这桩事儿,满城传得沸沸扬扬,貂蝉自然也有耳闻。

    “唉…”听到貂蝉如此问,吕布长长的叹出口气。“不想,都传到你耳朵里了,谁能想到陈宫竟是这样一个包藏祸心的小人,从一开始,我…我就被他和曹操给算计了!”

    “将军会不会误会陈先生了呢?”貂蝉大眼睛眨巴了下。“虽然…他为人清傲,与许多将军不和,也曾经背叛过主子,可…若是说他曾经为将军出谋划策时就包藏祸心,那…妾都不信!”

    貂蝉说的这话很公道。

    陈宫现在或许会迫于形势,背叛吕布,可…曾经,他为吕布的图谋不像是有假呀!

    貂蝉继续开口道…“夫君真应该与他好好聊聊,或许就能解开心结!”

    闻言…吕布摇头。

    “这心结怕是解不开了,陈宫太傲慢了,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也包括我吕布!他竟骂我是匹夫,狂傲!狂傲至极!”

    回想起陈宫的话语,吕布的眼眸紧紧的凝起,怒火中烧。

    “那将军呢?将军就不狂傲了么?”貂蝉开口劝慰道:“妾倒是觉得,这全天下最傲慢的当属将军你了。”

    “将军你想,如今的下邳城被围,除了陈先生外,还有…还有谁能化解这危机呢?”

    呼…

    轻呼口气,吕布阖上眼眸。“纵是开城投降,我也绝不再复用他陈宫,只是…只是我唯独担心,担心…”

    吕布心里想说的是,唯独担心的是你貂蝉啊…

    普天之下谁不知道,他曹操嗜好人妻!

    攻打袁术,他霸占了袁术的夫人,连带着…还强霸了何进的儿媳尹夫人,听闻…他又曾在司徒府上见过貂蝉…更是对自己的爱妾垂涎已久,他…他若是破城,会放过貂蝉么?

    这才是吕布心头最大的顾虑呀。

    他从来都是个顾家的男人,是个疼爱妻子的男人,他既想要保全妻子,哪怕他自己战死,也让妻子能过上好日子,可他又无法忍受曹操这特殊的嗜好,他吕布一生无双,岂能头顶这青青草原?

    就在这时,貂蝉那轻柔细慢的声音再度传出。

    “夫君…还没结束呢?坚持下,再坚持下…或许…或许会有转机呢?”

    “若然…若然局势不可避免,那貂蝉向夫君保证,貂蝉绝不…独活!”

    呼…

    这破晓之际,黎明之前,再没有什么话语比貂蝉这声音更让人心动,更让人由衷的升腾起一股沁人心脾。

    “婵儿!”吕布眼眸中含情。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切又仿佛是冥冥中注定,在吕布看来,他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为了貂蝉杀掉了那董贼!

    如果再有一次,我还会这么做。

    如果那一日能重来,他还会深爱着貂蝉!

    就在这时…

    门外“踏踏踏”的脚步声响起,紧随而至的是高顺的声音——“温侯…曹军动了!在城门外严阵以待!”

    霍…

    这一句话,直接让吕布的眼眸徒然睁大,更是在他的心头埋上了一层重重的阴霾。

    动了?动了么?

    曹操他要干嘛?

    …

    …

    下邳城外,曹军严阵以待,看似数以万计的兵马,实际上并无攻城之像!

    反倒是一人一马,正徐徐走向下邳城的护城河。

    一马,通体漆黑,整个曹营谁都识得,这是曹操的坐骑——绝影战马。

    相传,它奔跑起来的速度便是连影子也追不上。

    而驾马的一人除了曹操还能有谁?

    天方才蒙蒙亮,曹操就守在这护城河对岸,他在等,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

    “哐…”

    城门打开,吊桥却未曾放下。

    亦是一人一马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只是这马匹比曹操跨下的绝影更威猛许多,浑身上下,火炭般的赤色,无半根杂毛,嘶喊咆哮,有腾空入海之状,任谁看到,都会下意识的吟出一句——汗血宝马!

    而它的名字,更是为世人所知——赤兔!

    马中赤兔,人中吕布,骑跨着赤兔马出城的除了吕布,还能有谁?

    就在这时…

    “奉先,幸会,幸会!”曹操的声音已经传出。

    “孟德,上次相见还是在洛阳城的温家园子!委实是许多年未见了!”吕布的声音格外的洪亮,究是面对十数万曹军,他依旧是趾高气昂,丝毫不露半点怯意!

    而他口中的温家园子,乃是昔日里洛阳北宫的“温明远”,董卓便是于此行废立之事!

    “是啊!”曹操笑着说道。“你、我久别重逢,格外亲切呀!”

    “哼…”吕布冷哼一声。“曹孟德,实话告诉你,你安插在我身边的眼线陈宫,已经被我押入牢狱,而我下邳城还有五万狼骑,有百日屯粮!”

    “这下邳城你也看到了,它高三丈,厚两丈,三面环泗水,易守难攻!”

    吕布的声调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响彻。

    尽管五万狼骑多少有点儿夸大的成分,可曹操丝毫不介意。

    “奉先,我今日来这儿不是听你说这些的!”曹操笑着喊道:“我是来与你这老友叙旧的!”

    这边…

    曹操与吕布交谈了起来。

    可曹营里的刘备却是眼眸一紧,他搞不明白,曹操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好端端的这沟渠都挖好了,只等一场大雨,掘开泗水足以倒灌下邳城,到时候吕布就是再无双,也难逃成为水中鱼鳖的命运?

    何故…在此交谈,浪费时间呢?

    当然了,最让刘备担心的是,吕布可千万不能被劝降了呀…

    若然曹操掘开泗水倒灌下邳城,那…百姓生灵涂炭,日后…势必会把这一抹怨气发泄在他曹操的身上。

    而他刘备若然举全力救助百姓,或许能赚得极大的仁德之名,这都是为日后的东山再起埋下的伏笔!

    的确,诚如刘备所想!

    如果按照历史原本的轨迹,刘备还真的寻到一个机会,逃到了此下邳城,东山再起…

    而此间的缘由,就是因为曹操的屠城与水淹下邳失了人心!

    刘备很轻易的便能控制这里…给曹操平添了许多变数!

    只不过…

    现在…曹操的行为已经与历史上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谓蝴蝶效应,徐州人心的归附还说不定呢!

    “二弟,你看曹操是在干嘛?”

    刘备主动问向身旁的关羽…

    不等关羽回答,张飞抢先嚷嚷道:“那还能干啥,劝降这三姓家奴呗,这吕布本姓吕,后来姓丁,最后姓董,现在再姓个曹,也没啥大惊小怪的,俺都习以为常了。”

    嘿…

    张飞这话,话糙理不糙!

    关羽轻轻颔首,“三弟说的对啊,吕布认义父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只不过…他曹操敢不敢做吕布这义父就另当别论了!”

    呼…

    听到这儿,刘备轻呼口气,打从心底里,他可不想吕布投了曹操。

    曹操本身就已经够难缠了,何况还有那隐麟陆羽的助力,倘若是再多出一个吕布,那他刘备怕才是永无翻身之日!

    可…要怎么除掉吕布呢?

    刘备的表情如常,可心头已经开始连连悸动!

    就在这时…

    “哈哈?叙旧?”吕布的声音再度传出。

    “是啊,我老实告诉你吧。”曹操笑着说道。“天下诸侯当中,我谁都不怕,就怕你吕布吕奉先,天下诸侯当中,我谁都不敬,唯独敬你手下这八健将,敬你手下这数万并州狼骑。”

    讲到这儿,曹操抬起眼眸。

    果然城楼上不少甲士探出了头,很明显他们听到曹操扯着嗓子喊出的这么一句,均有些莫名的欣慰与兴奋。

    而曹操的话还在继续。

    “哈哈哈,一言以蔽之,我对你吕布,对你手下的这些将士们是又敬又畏啊!”

    “真的?”吕布嘴角微微的勾起,猛地被曹操夸奖,他还当真有些飘飘然了。

    只是…他哪里知道,曹操这番话可不是讲给他听得。

    这是曹操借着与他的对话,讲给八健将,讲给数万并州狼骑听得!

    这便是陆羽提出的那,隐晦在表象下的,全新的攻心术!

    “哈哈哈哈,我曹操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曹操继续笑着喊道:“你想啊,自从董卓进京以来,群雄逐鹿,袁术、袁绍、刘表、公孙瓒、陶谦,还有我曹操相继裂土称霸,可是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的一统天下!为什么呢?不就是因为有你吕奉先与你手下的这些骁勇的将士们嘛?”

    “你们助董卓的时候,董卓就可以独霸京师,你们助袁术的时候,袁术他就敢称帝,你们助刘备,甚至不用一刀一枪,只要辕门射戟,就可以平定危机,一箭定太平!”

    “你吕奉先,你这八健将,你这数万并州狼骑,可不是徒有虚名啊!也是唯独你们,让我曹操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无双?什么叫做天下无敌!”

    你们…

    曹操毫不吝惜对“你们”的赞美,他特地强调的是“你们”,而不是“你”,这点儿就格外的意味深长。

    凭着吕布的智商,他自不会体会到这一层,如今尚浑然不自知。

    当然了…

    这么一番话…

    曹营里的陆羽听得是真真切切,这肉麻劲儿,他都不想听了。

    “老曹啊老曹,差不多得了…”

    陆羽小声嘀咕了一句。

    他琢磨着,昨个儿老曹还问他,怎么让八健将、让并州的甲士们看到了他的拉拢之意,看到他那伪装之下的赤诚之心,说白了就是一句话,怎么演?

    陆羽的回答也很精辟——老曹,演戏,你收敛着点儿就行!

    作为“奥斯卡影帝”级别的演员,老曹在这点儿上没得挑,陆羽更是没得教!

    而就在这时…曹操的声音再度扬起。

    ——“由此可见!只要将军与八健将,与并州狼骑愿助我曹操一臂之力,则曹操大业必成!”

    ——“可惜啊…这些年来,你的这些部将、骑士们跟着你东征西讨,战守不定,饥则食,饱则去,在各路诸侯中反复横跳!”

    ——“人家收容你吧,你反过来夺走人家城池,人家想剿杀你吧,仗着你的勇武,仗着你麾下这八健将、这并州狼骑的骁勇,人家又打不过你,最后反被你所杀,你说说,我曹操说的对不对呀!哈哈…”

    ——“所以…我思来想去,与其你与你的将士们风餐露宿,饥一顿饱一顿,毫无归属感,还要与我曹操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不如我冒个风险,你加入我这里,董卓、丁原怕你,忌惮你,我不怕你!更不会忌惮你!只要咱们俩联手,只要你的并州狼骑与我的青州兵,与我的虎豹骑联手,对了,还有与龙骁骑联手,那天下还不是唾手可得!”

    讲到这儿,曹操的语气愈发的语重心长。

    ——“奉先哪,你听好,我打算把所有的兵马都交给你,龙骁骑也交给你,你来做这个三军大元帅,南征北讨,而我给你提供粮饷、军械,对了…还有我麾下最机敏的陆羽,让他给你出谋划策!”

    ——“打仗我曹操不行,可你与陆羽一武一文,一个天下无双,一个算无遗策,再加上我曹操最擅长的便是辅助善战者,辅助擅谋者。如此这般,你,你手下的八健将,你那数万的并州狼骑不就安稳了么?不就不用日日过那提心吊胆的生活了么?”

    “说句实话,你拿这么些兵马,我曹操一点都不害怕,因为你没粮食啊,你得靠我补给粮食啊,我又如何会担心你叛乱,如何会担心步那董卓、丁原的后尘?哈哈哈…奉先,来吧,带着你麾下的将士们加入我曹操吧!咱们齐心协力,共谋天下!”

    这话脱口。

    曹操的眼眸徒然睁开,一张面颊中满是渴盼。

    别说…

    曹操的这番话委实让吕布心动了。

    不光是他心动了,他身后城楼上的八健将,并州狼骑…每个人都心动了!

    珠玉在前哪…

    曾经的兖州黄巾军是叛贼,风餐露宿,为世人所唾弃!

    可加入曹营后呢,摇身一变,一举成为了青州兵,不光家儿老小的生活稳当了,就连每个甲士也都成为了朝廷的兵勇!

    不说建功立业,最起码是官兵,是奉大义讨逆贼,百姓们议论起来,也是连连称颂!

    而现在的他们…

    而如今的局势,他们不正该效仿那兖州黄巾军,投身曹营,一举洗刷这逆贼的骂名嘛!

    再加上曹操言语间对他们的器重。

    可以说,除了张辽、高顺与寥寥几名将领之外,大多数的将领们都心动了!

    这是他们向往的生活呀!

    “曹孟德,你这话说的很漂亮嘛…”吕布笑着回道。“若然当初董卓把兵马都交给我,他早就当皇帝了!”

    很明显,吕布已经飘了…

    陆羽看的真切,他心里连连独孤,乖乖的…该不会…这次他想多了吧?

    看这架势,吕布很有可能直接就投降了呀?

    这喜闻乐见,皆大欢喜呀!

    哪还有后面的行动?

    “是,是,是…哈哈。”曹操继续狂飙演技,继续施展着他那攻心的话语。“董卓愚蠢,不识将军的价值,可我曹操聪明啊,天下没有人比我更懂将军!”

    “奉先哪,咱们讲和吧!啊…就在这城关之下,泗水之旁,咱们歃血为盟,宰马为誓,结为兄弟,你看可好?”

    听到这儿,陆羽嘴角扬起,看架势就打算答应。

    哪曾想,就在这时。

    “嗖”的一声,一支箭矢犹如破晓,裹挟着凌厉的劲风朝曹**来!

    “将军,休要听曹阿瞒的鬼话!将军难道忘了…袁术夫人,何进儿媳的境况了么?”

    城楼上射出箭矢者,喊话者不是八健将…

    而是一个英朗的男人,当然,他的名字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媳妇的姿色不输于貂蝉!

    曹贼好人妻,家中有佳人,别人能降,他如何敢降?他只要一降,那头顶势必就是一片青青草原!

    …

    …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88读书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