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三十一章 闭关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陆府。

    对于韩琦和张茂才来说,这一天可以说是过的比较糟糕的,虽说这两人的队伍分别属于上下午两个时间段来进行训练,而且不管是自以为胜券在握的韩琦,还是一直被其他事情缠身的张茂才,他们两个人对于队伍的第一次训练的训练成果并不太感兴趣。

    首先就是韩琦,前面也说过,单论纸面能力来说,韩琦的苍鹰队应该说是八支队伍当中能力最强的,也就只有皇天队因为超过半数的人是原来皇家蹴鞠队的人,才有资格跟苍鹰队一教高下。

    再怎么说,这新型蹴鞠,也不是打仗,运动员再怎么训练,体质其实也都达不到百分之百士兵的体质,这也是为什么韩琦对于自己队伍队员的能力十分放心的原因。

    在韩琦看来,既然这新型蹴鞠到最后,也会归结到蹴鞠这个休闲娱乐的运动当中来,那所有队员都是士兵出身的苍鹰队,本来在体质这方面都已经无可挑剔了,那就更不用说这个训练强度没有军营训练高的训练方法了。

    话虽如此,不过韩琦还是决定今天要跟着队伍进行第一次的训练,倒不是说他想要督促自己的队员们做到多好的程度,毕竟这十多个人都是自己的心腹,自己不说,他们也会用尽全力来训练的。

    韩琦之所以跟着全程,还是因为教官折克行的原因。

    毕竟,这教官可是陆垚亲自选出来的,韩琦心说自己之前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折克行身上的闪光点,只觉得这小子是个愣头青,怎么会一认识了陆垚,就变成了十分出色的教官了呢?

    通过观察折克行制定出来的军训方案还有他今天在训练场上表现出来的气势,韩琦觉得,自己应该是之前的确小看了折克行此人。

    再来说说张茂才,其实张茂才就比较简单一些了,他最近一直在忙着自己外城区的另外那个客栈的经营,他想着把那个客栈改造一番,毕竟现在那家客栈可以说是自己经营这么多家客栈中最差的一个,当然,这也只是横向比较,若是比起外城区其他客栈来说,那客栈还是比其他简陋的客栈要高级不少的。

    张茂才是个商人,对他来说,参加这次新蹴鞠大赛不过只是为了实现他最终目的的一个手段罢了。而对于张茂才来说,他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赚钱。

    就连之前他从赵祯手中赚的那些钱,也是他计划当中的一部分,这一点自从他决定包了这些队员住宿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只不过姜还是老的辣,张茂才怎么都没有想到,赵祯这边来了这么一手,直接把这归路客栈给收购了,果然,跟皇家人做买卖哪有稳赚不赔这一说。

    所以,作为商人的张茂才,今天出现在训练场上,也更多的是走个过场,自己队伍的实力其实张茂才是十分清楚的。

    这些队员,虽说看上去膀大腰圆,能力也比较突出,可是如果真的到了正式比赛当中,张茂才觉得,他们一定是没有办法获得优胜的。像这种皇家组织的比赛,你不获得优胜队伍,跟你没有参加基本上是一样性质的,这种模式放到现代来也是一样,通常一个大型的选秀节目,甚至于是成团类的节目,到最后观众们和网友们能够留下印象的,也就那么两三人而已。

    张茂才十分清楚自己的位置,他这次报名参加这个新蹴鞠大赛,无非就是想通过自己参赛,来获得一些第一手的资料情报,而自己再根据这些情报来判断,是不是可以从这当中找到一些商机,更好的赚钱,至于这些队员么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张茂才其实并不太关心。

    不过,面子上的工作还是要做的,所以今天张茂才还是出现在了自己队伍训练时候的训练场上。

    不管出于什么考虑,韩琦和张茂才这两个人,可是都没有去看昨天另外那四支队伍的训练情况的,一个是自信满满,一个是不感兴趣。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彼此第一轮的对手,因为私下里互相看不顺眼,加上之前的一个所谓的约定,都在暗自较劲呢。

    所以,今天在训练场上,无论是曹家的雄狮队,还是韩家的文远队,训练都十分拼命,这大大超乎了折克行的预料。

    本来,折克行以为,这第二天的训练,应该要比第一天要轻松才对,想想看,第一天参加训练的那四支队伍,其中,潘家是卯足了劲想要获得优胜的,而陈晨这边也是想不辜负陆垚的期待,另外王达队的综合实力本来就很强。

    其实,第一天训练的队伍普遍压力都很大,这也就造成了身为教官的折克行,不管他愿不愿意,都要比计划当中的训练项目要加大一些强度,不然,这些带头人是不会开心的。

    其实,训练的过程,不光是带头人,每个队的队员,其实折克行这边压力也是巨大的,一旦出现什么问题,其实责任都要算在他的头上。

    所以,本来折克行以为,这第二天的训练,应该是十分安稳的进行的。

    毕竟,这曹家和韩家,一个是皇亲国戚,一个身居高位,他们手下的队伍,折克行觉得应该都是有些懒散,对于训练应该没什么热情,他甚至觉得,这韩永合还有曹佾都是因为皇上赵祯的命令,才不得已参加的这次新蹴鞠大赛。

    而另外两个队伍,韩琦那边自然不必多说,那队员当中都是跟自己一样,士兵出身的,甚至有在某些方面强出自己不少的人存在,对于他们的训练,折克行自然是不必操心。张茂才这边就更不用多说了,自从之前和陆垚聊起过张茂才之后,折克行对于这个奸商也是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而且昨天张茂才也没有来看其他四支队伍的训练,所以折克行觉得,这张茂才一定是对于这次的比赛根本就不重视,既然如此,那他的队伍训练到什么程度,自己也懒得去管。

    然而,这曹家和韩家,倒是大大出乎了折克行的意料。别的不说,昨天那四支队伍训练的时候,第一个到场边观看的,就是曹诱,而且是全天都跟了下来,这家伙甚至于还准备了纸笔,一边观察一边记录。而第二个到场的韩文远,也作出了跟曹诱一样的举动。虽然说曹国舅还有韩永合那里后来也有到场,不过现在所有参加这次蹴鞠大赛的人都知道,实际上曹家和韩家负责这次比赛的两人,是曹诱还有韩文远,也就是未来的这两家的当家人。

    不过,折克行倒是没有太把这两个人的表现当回事,在折克行看来,他们之所以会做出如此认真的样子,说到底,还是因为这训练场就在皇宫之内,唐龙在昨天基本上也是时不时地会来这训练场中看看,这两个人这幅认真的样子,一定是做给赵祯看的。

    然而,时间到了今天训练的时候,韩琦、张茂才,还有折克行,都是大吃一惊。

    韩家和曹家的队员们,今天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疯狂训练,甚至还主动要求提高了训练强度,这种态度让折克行一度以为他们都是平民百姓组成的队伍了。

    对于这两家的恩怨,其实折克行了解的并不是很多,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折克行也有注意到这韩永合还有曹佾之间的矛盾,这两个老家伙说着说着就能开始吵架,说明的确关系不好。

    而且之前听陆垚半开玩笑的跟自己说过,这两个队伍好像是有过约定,说是如果第一轮都能取得胜利的话,两个队伍已经约好了,第二轮要作为对手。

    当然,当折克行问起陆垚关于曹家和韩家的恩怨的时候,陆垚说的是自己不从政,所以了解的也不多。这是当然的了,陆垚总不能把自己还有韩韫玉和曹菡之间的事情说出来吧,毕竟也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还会影响自己在折克行这里的印象。

    而这两家队伍提出提高训练强度,苦的是谁呢?自然是另外两支队伍了,这其中,韩琦的队伍还算可以,毕竟都是士兵出身,这些训练就算是提高了强度,在他们看来也是有些不太够看的。所以,最叫苦的,自然是本来就不抱着获得优胜态度组成的张茂才的队伍了,不过,这些队员们也不敢怠慢,毕竟这是他们旺财队的第一次训练,而且张茂才是亲自到场观看的。

    要知道,这商人可是极其看重自己的脸面的,如果说谁在今天的训练当中被折克行教官点名批评,让张茂才老板丢了脸,那回去可就不一定遭到什么惩罚了,说不定直接就会被开除队伍。

    所以,就算是训练十分艰苦,旺财队的队员们依旧还是坚持了下来。

    本来,曹佾和韩琦这边,还有韩永合与张茂才这边已经说好了,等到训练结束,就一起去到陆府去给陆垚看看自己队伍设计出来的刺绣图案。

    可是谁知,上午曹家队伍训练的时候,这韩永合还有韩文远早早的就到了去观战,而且还大肆嘲讽了起来。曹诱这边哪里听得下这话,所以在训练结束后,曹诱表示要等到韩家训练完事,再去陆府报道。那韩琦怎么能拗得过他,再说了既然今天来都来了,看看这韩家还有张茂才的队伍的训练情况也为常不可。

    于是,情况反转,下午韩家人训练的时候,又是遭到了曹家人无情的嘲讽。两边越吵越激烈,现在已经忘了,不知道是谁提出了一个用比赛来决胜负的想法,这个想法立刻得到了曹佾还有韩永合的肯定。

    而两外那两个人,韩琦和张茂才,此时完全就成为了工具人,只能跟着这二人一同去找到了折克行。

    听到曹诱还有韩文远提出热身赛的想法的时候,折克行首先是吃了一惊,不过随机想了想,其实对于这种第一次举办的新型比赛来说,在正式开始前,有那么一两场热身赛也不是什么坏事。而且,这两家通过这场热身赛,说不定关系也会有所好转。

    只不过,自己只是教官身份,一旦答应下来热身赛,接下来的流程怎么安排也是个问题,于是,折克行便表示,让他们去请示这次比赛的实际举办人,陆垚。

    折克行的这一行为自然不属于是甩锅给陆垚自己不想做事情,而是他自己确实不知道是不是该答应下来这场比赛,毕竟,这两家的关系,若是能通过这场比赛得到改善还好,但是如果进一步恶化了,那自己点头同意促成这次比赛,不是惹了许多的麻烦。而且,陆垚向来足智多谋,如果这些人问过陆垚之后,得到的结果依然是要举行热身赛,那就代表着陆垚已经想到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而且在陆垚看来也是利大于弊才会同意这个请求。

    听到折克行的说辞,韩永和与曹佾都觉得,反正今天本来也是要去到陆府去和陆垚商议关于确定刺绣图案的事情,于是也就都答应了下来。另外两个工具人韩琦和张茂才巴不得快点离开训练场,结束这场无聊的闹剧。

    四个人离宫,虽说都是要去陆府,不过坐的马车却不是同一辆,上马车之前,韩永合与曹佾对张茂才还有韩琦表示,其实旺财队和苍鹰队也可以做一个热身赛,这样更方便了解彼此队伍之间的实力。他们这么说,自然也是为了让其他人不觉得他们两家进行这场热身赛是为了泄私愤,放在面上看应该也比较好看。

    不过,张茂才和韩琦对视一眼,他们两人都知道对方昨天没有来观看其他队伍的训练,彼此也都清楚来参加这次蹴鞠大赛的目的还有对方的实力。最关键的是,这场闹剧本来就是韩永合和曹佾的私人恩怨,自己跟着掺和干嘛,所以心照不宣的表示了拒绝,态度坚决,曹佾和韩永合只能作罢。

    接着,就有了之前,四家来找到了陆垚商议关于热身赛,还有确定各自队标的事情。

    这当中陆垚看得出来,韩琦和张茂才,对于这个热身赛,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他们眼神当中更多传递出的是无奈的意思。所以,在确定完各自的图案之后,陆垚也并没有打算强留这些人在自己府上用餐的决定。

    一来,自己马上就要闭关了,今天真的是不想做饭,甚至说是多的一件事情都不想处理。

    二来,其实仔细想想,韩琦和张茂才,这都是第一次来到陆府,哪有第一次去人家里就吃饭的道理?这两个人自然是不会同意的,而且陆垚也觉得,自己现在怎么说好歹也是一个朝廷命官了,不管官大官小,那都是要面子的啊,哪能有人来自己府上就留他吃饭呢?真把自己这里当成第二个樊楼了?

    不过,若是韩家和曹家想要留在自己这里吃饭,其实陆垚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综上所述,虽说陆垚看到了韩文远、曹佾、甚至是韩永合期待的眼神,陆垚也依旧是无动于衷。最后终于是等到他们先坐不住了,准备告辞回府。

    陆垚想着,这肯定是饿了,看在我这找不到吃的,赶紧回家吃饭去要紧。

    韩琦和张茂才,可以说是一分钟都不想多呆。对于张茂才来说,陆府其实现在是他的一个伤心地,一见到陆垚,张茂才前脚会想起自己狠狠赚了赵祯一笔钱,后脚立刻就又想到了归路客栈被收购的事情。而且,自己之前跟陆垚是打过交道的,该说不说,自己之前和陆垚说话时候的态度,还是比较蛮横的,也正是因为这种态度,才让自己成功的从赵祯手里赚到了钱。

    只不过,后来自己马上就被赵祯给套路了,丢了一个客栈,这件事情虽然在张茂才看来,和陆垚没什么关系。而且陆垚也从来没有主动说起过这件事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张茂才看到陆垚的时候,总觉得陆垚想对他说什么,或者是讥讽他两句,弄得张茂才心中十分忐忑,所以,还不如早早离去的要好。

    而韩琦呢,其实现在的韩琦对于陆垚的印象,可以说已经从之前觉得陆垚是一个纨绔子弟,到现在,不好不坏了,也就是,不喜欢,也不讨厌。

    然而,曹佾和韩永合今天起的这个争执倒是让韩琦有些看不下去眼,身为高官,还是外戚,竟然可以拿皇上举办的比赛当作如此的儿戏,真是不可理解。反正这种队伍,最后也会败在自己苍鹰队的手上,今天的事情也都办完了,确定好了图案,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为好。

    陆垚早就已经看透了这两个人的心思,对于这两个人的离去,自己也没有多加阻拦。

    “今天真是晦气。”

    韩琦和张茂才心中都是这么想的,接着就催促着马夫赶快驾车离开。

    剩下的就是曹家还有韩家了。陆垚先是来到了曹家的马车旁边,曹佾本以为这陆垚要跟自己说点什么呢,不过曹诱这边倒是给了父亲一个眼神,那意思就是让曹佾上车。

    曹国舅虽然没说什么,朝着陆垚点头致意,随后就上了马车。

    然而坐在马车内的曹国舅心里倒是犯起了迷糊。自己的长子曹诱是什么时候开始和陆垚走的这么近了?曹佾这边回忆起来,的确,自从这曹诱从外地回到汴梁城之后,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他对于陆垚的关注度好像十分的高,而且还总是会跟府上的其他人打听起关于陆垚到现在为止做了什么事情,有了什么功绩,或者说,他赚了多少钱。

    曹佾自然是十分不解,在他看来,自己和陆家现在的关系,只能用不好不坏来形容,而且因为之前陆垚闹出的误会,其实曹佾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有一道坎,对于陆垚的印象有些不好。

    可是,曹诱,自己的这个儿子,倒是对陆垚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

    后来,曹佾实在忍不住,于是在一天就叫来了曹诱,问了问他的想法,为何他要对陆垚如此感兴趣。

    而曹诱给出的答案也十分简单明了。

    “我想看看,他跟我是不是一类人,如果可以,我不希望日后他入朝为官,成为我的敌人。”

    曹佾听到这句话心里不由得苦笑一声,我的儿子,这朝中还有你的朋友存在么?自从上次出事之后,若不是因为自己国舅爷的身份,恐怕连曹佾自己的亲信都要疏远自己了。

    不过说起陆垚,曹佾却是对他比较放心,想着这陆垚应该不至于成为曹诱的敌人。虽然说自己和陆垚的接触不算有多深,但就冲着他能够为了百姓举办这次蹴鞠大赛的心气上看,他应该跟那些贪官污吏还有不作为的官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就算跟曹诱成不了朋友,应该也不至于成为敌人才是。

    回到当下,曹国舅见曹诱和陆垚刚才的眼神,明显是彼此都有话垚对对方说,比较单纯的曹佾还以为是要讨论一些关于新蹴鞠比赛的细节,所以也就上了车没有多问。

    那天,曹菡跟着曹诱来到陆府找陆垚说话的事情,曹国舅自然是不知道的。

    而陆垚这边,通过曹佾刚才惊讶的反应,也可以看出,曹诱那天并没有把那件事情跟曹国舅说。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真的跟曹佾说了,那肯定会把曹佾气得要死,自己的女儿顶着月黑风高的夜晚,换上下人的衣服,还是被自己的大哥带着,去跟一个五品的小官员表白,最后还被拒绝了,这要是让曹佾知道了,那是多么丢脸的一件事情,想来曹诱也不想让自己的父亲这么丢脸,而且,曹菡那边估计只顾着伤心,也不可能让曹佾替自己出头。

    想到这里,陆垚倒是有些佩服曹菡的成熟。别看比起韩韫玉来,曹菡更喜欢直来直往,有什么说什么,虽说性格火辣了一点,但是跟这种人接触沟通,你不会感觉到什么压力,你不用在跟她说话的时候,再去考虑她说话时候的心态,或者说,要如何应对她。

    然而,韩韫玉却大有不同,韩韫玉十分喜欢石头记,说明她的心思细腻,陆垚倒是不担心她看不透韩韫玉,不过只是担心日后如果说出现了矛盾,或者说是自己还是家里人做了什么让她不舒服的事情。若是曹菡肯定就当面说出来了,然后误会解除,也就不存在什么芥蒂。但是韩韫玉就不一样了,心思深沉的她很有可能不会跟任何人说出自己心里的不满,这种负能量就会在她的心里累积,一旦到了一个爆发点,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再就是,两个女生对于爱情的态度,经过之前曹菡和陆垚的对话,陆垚十分确定,曹菡在这一方面,具备现代女性独立思考的能力,她并不想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也不会只是看了那个人写的一些东西,就疯狂的爱上一个人。在这一点上,韩韫玉和曹菡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陆垚有些时候也在问自己,穿越过来之后,自己的爱情观难道也改变了么?自己到底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妻子?

    只不过,陆垚怎么说也是要脸的人,一则自己现在还没有怎么喜欢曹菡,不过他对于韩韫玉,还是有些一见钟情的感觉的。而且最重要的是,陆家、韩家、曹家三家之前因为自己婚约的事情,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而且连赵祯都知道了这件事情。自然,大家肯定也知道,这陆家二郎陆垚,一开始的时候要撕毁婚约的是他,而后来要恢复婚约的又是他,现在的陆垚自然是对于这件事情不能再做出任何的举动了,不然要让其他人怎么看待自己这个人?

    “怎么,有话要跟我说?”

    一个十分冰冷的声音打断了陆垚的思绪,陆垚看向前方,说话的是曹诱,从他说话的语气当中,陆垚听不出来,他是什么态度。

    陆垚想了想,说道:“她,我是说曹菡,还好么?”

    曹诱皱了皱眉,随后叹了口气,说道:“不怎么好,昨天晚上回去之后,在房间偷偷哭了一天,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睛都肿了,后来爹问起,她说昨天没睡好。”

    果然,曹菡的这个反应,其实也在陆垚的意料之中。这也是表白失败过后的正常反应,陆垚想了想,继续说道:“那她今天的状态怎么样?”

    “没太注意,吃过早饭之后我就进宫去训练场了,后来到了下午跟着他们就过来了。”曹诱说到这里,突然看向陆垚,说道“其实我想说的是,你拒绝她是正确的,以我们曹家的身份和地位,就算是我妹妹肯下嫁到你们陆府来,我爹肯定也是不会同意她来做妾室的,更何况,是韩家人做正室。”

    陆垚点头,心说这曹诱还是一个明事理的人,这三家的关系,实在是不能太混乱了,可是曹佾却是一个十分宠爱女儿的人,所以这件事情要从根源上解决的话,核心问题还是曹菡。而昨天,其实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毕竟曹菡等于说是一个人来找的陆垚,也没有其他人在场,就这样拒绝曹菡,也没有其他人在场,曹菡应该不至于那么难受,陆垚心里是这么想的。

    “可是。”然而,曹诱这边又开口了,“那曹菡毕竟是我的妹妹,你那天说的话,其实她后来有跟我说,我觉得你跟我一样,说话也过于直接了,毕竟她是个女孩子,未免有些太让她伤心了。”

    “你说的有理。”听曹诱这么说,陆垚低下头来,现在想想,自己其实昨天晚上的确是挺过分的,“我其实有暗示过她,可是不知道她是真的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为了从根源上断绝,我想我还是说的直接一点好。”

    “我知道,长痛不如短痛。”曹诱说道“你放心吧,你现在来找我的意思我明白,一码事归一码事,我觉得咱们两个还是挺对脾气的,放心,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记恨你的。”

    曹诱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陆垚心中这么想着,古代人向来对家庭还是十分看重的,其实说起来,很难有人不会把私人恩怨带到朝堂或者工作当中,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这曹佾还有韩永合,本来其实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也就是三家婚约的闹剧,谁知道,这曹佾和韩永合都是记仇的人,竟然已经牵扯到了这个新型蹴鞠大赛上。

    若不是因为记仇,又怎么会在今天突然提出热身赛的事情呢?不过曹佾和韩永合已经算做的不错了在这方面,他们找了一个不会影响朝政的方向,选了一个娱乐赛事来解决他们之间的矛盾,这样至少不会影响他们在朝中的那些同僚们,勾起他们之间的战争。

    “多谢曹兄理解,其实,我对曹兄也是有些相见恨晚,等到科举考试之后,找一日,我请曹兄到酒中仙好好喝上一杯。”陆垚作揖说道。

    曹诱笑了一下,说道:“如此也好,我险些忘了,你这马上就要科举考试了,愿你科举及第,我等着你的酒,哦对了,别忘了东坡肉。”

    说完,曹诱指了指陆垚身后,路要看到,那韩永合还有韩文远都没有上马车,倒是在用一个十分奇怪的眼光看向自己,而韩永合目光当中的意思就是,赶快给我过来。

    陆垚回过头去,曹诱这边已经上了马车。

    陆垚说道:“一路平安,曹兄,帮我向她说句对不起。”

    说完,直接转身,朝着韩家这边走去,身后传来了曹家马车离开的声音。

    韩永合见陆垚过来,立刻开口问道:“你跟那曹诱在那说什么呢?耽误这么长时间。”

    陆垚想了想,说道:“哦,他让我对他们队伍的刺绣图案再提出一些想法,看看能不能变得更好。”

    韩文远在一旁冷哼一声,说道:“他们那个雄狮弄得,真的是奇丑无比,哪里有我们的长枪霸气。”

    陆垚心说,你这长枪弄得也是不怎么样,就别笑话别人了。

    韩永合看了韩文远一眼,示意让他先上车,韩文远乖乖上车后,韩永合凑了上来,说道:“我是真没想到,你竟然同意了热身赛,以你的智慧,看不出来我跟那曹佾就是气话吗,我本来想着,找到你,给我们彼此一个台阶,这事情就不了了之了,谁知道你竟然答应了。”

    陆垚苦笑一声,说道:“您的意思,我自然知道,只不过我仔细一想,这热身赛还真的十分有必要举办。”

    “哦,此话怎讲?”韩永合问道。

    于是,接下来陆垚就跟韩永合介绍了一下这个热身赛举办的必要,一来是为了让队员们在正式比赛开始之前熟悉地面的材质,比赛的规则,看看自身的体力,而且,也可以借此机会了解一下其他队伍的实力。

    而且,通过这次热身赛,能够引起赵祯的关注,这样方便皇家进一步对马上要举行的正式的新型蹴鞠大赛做出更好的宣传。最后,就是陆垚也要借这次比赛的机会,来考察一下开封府三人组还有苏家两兄弟的裁判还有解说的能力,别等到直接上了正式比赛上变得手足无措,当着无数百姓的面出了问题,会是多么尴尬的一件事情。

    听了陆垚的一通解释,韩永合这边终于明白了陆垚同意举办热身赛的原因,说道:“原来如此,老夫当时只顾着置气,倒真没想这么多。”

    陆垚笑了笑,说道:“其实,我这些主意,还是在您说要举办热身赛之后想出来的,其实要说到热身赛,其实我应该感谢您还有曹国舅才对,是你们提出来的这个热身赛的请求,才让我有机会在正式比赛开始之前进行一下预热,而且有问题也可以及时发现改正。”

    韩永合点头,随后说道:“那按你的预测,我和曹佾谁的队伍实力更强一些?”

    陆垚一听,连连摆手,说道:“这我可真不知道,我这两天都没有去观看大家的训练,也不知道你们训练的情况。我觉得只要正常发挥就好了,毕竟这只是个热身赛,结果没那么重要。其实我倒是觉得,你可以通过这场比赛,来弄明白曹家队伍到底是一个什么水平,等到时候如果你能进到第二轮比赛,正式比赛的时候才是真正一决雌雄的时候。”

    陆垚这话说的十分有水平,这等于直接将韩永合对于热身赛失败的恐惧给打消了。

    韩永合看来对于热身赛的事情没什么其他的问题了,不过又是想起来了一件事,说道:“现在距离科举考试,也就几天的时间了,老夫看你这几天都忙着准备这个新蹴鞠大赛的事情,不知道科举考试准备的怎么样了。”

    果然,韩永合还是担心起了关于科举考试的事情,不过,事关自己和韩韫玉的亲事,韩永合这么问也是正常的。

    于是,陆垚也不打算隐瞒,准备实话实说,不过,开卷考试这件事情还是不说出去了。

    “您放心,为了我跟韫玉的婚约,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韩永合听陆垚如此斩钉截铁的说话态度,终于也是放下心来,说道:“听你这么说,看来是十分有把握了,如此也好。”

    说到这里,韩永合转过头,看了一眼马车,叹了口气,转回头来说道:“其实不瞒你说,本来老夫打算通过这次新蹴鞠大赛,来磨练一下文远,顺便也考察一下他的办事能力,不过现在看来,他的能力确实不如你。我想着,如果你能入朝为官,我这边也能多一个助力,这韩家,说不定以后也要交给你了。”

    陆垚看着韩永合,心想他应该也知道,自己年岁渐长,韩文远又难当大任,今天不由得感叹,跟自己说出了这些话。这也是真正把自己当成一家人才会说的话。

    虽然陆垚就算真正入朝为官之后,也不一定跟韩家真正意见一样,不过现在,他自然是不能扫兴,于是陆垚作揖,十分严肃的说道:“您放心,我一定不辜负您对我的期待,等到我娶了韫玉,我们就是一家人,我自当尽力维护韩家。”

    韩永合十分满意陆垚的回答,点点头,随后就上了马车,陆垚一直注视到马车彻底离开自己的视线。

    终于,这几个人都走了,陆垚回到家中,正厅内,陆盱已经等在那里了,其实,是陆垚刚才的时候,就让父亲等在正厅当中,说是自己有话要跟他说。

    陆盱本来以为,是要跟自己商量关于热身赛或者是新型蹴鞠大赛的事情,不成想,陆垚回到正厅之后,看向陆盱,却是说了另一番话。

    “父亲,我有一个情况想要跟你说。从明天,到科举考试之前,我都准备在房间内进行闭关苦读,除了吃饭之外,我都不会离开房间,一切事情也都暂停处理。”

    陆盱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本来也算着日子,这些天想跟陆垚谈谈是不是要看看书了,毕竟只有八天的时间,就要到科举考试了。之前的时候陆盱倒是可以不重视这个成绩,随着陆垚的性子来,不过现在这科举考试的成绩直接关系到陆垚和韩韫玉的婚事,这不得不让陆盱操心起来。另外,作为户部侍郎的他,儿子科举落榜,实在也是一件十分丢人的事情。

    陆盱正色道:“你闭关的这段时间,其他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么?”

    “嗯,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接下来的几天,不会有任何人打扰到我,如果中间有人来找我,父亲直接替我回绝就好。”

    “如此便好,为父也期待着你科举及第的那一天!”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88读书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