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439 水月洞天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此时此刻,离拍卖会公布的入场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不到,然而集聚玉鼎拍卖行的势力却是有些太多了点。

    天空逐渐被一道道阴影遮蔽,若非知道这是玉鼎拍卖行,正在举办一场大型源石拍卖会,还以为是诸多势力要围剿某个势力了呢。

    一位冒险团团长诧异:“我靠,虽说金剑源石坊是镇天城七大源石坊之一,但库存的源石也是有限的啊。”

    附近一位小家族族长,同样惊讶道:“这是要干什么,来这么多势力所有人都没法捡漏了吧?”

    时间逐渐临近拍卖会入场时间,很多人感觉到似乎有点不对劲了。

    一场拍卖会,预热宣传做得好,参与的人数越多,平均溢价正常来说也越高,但这却不符合金剑源石坊,委托玉鼎拍卖行举办这场拍卖会的意义。

    金剑源石坊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拍出多高的价格,而是为了给外界一个交代。

    通过第三方源石坊证明,是供货之人瞒过金剑源石坊的源师,这才导致有问题的源石大量上架售卖。

    按理来说,这是一场捡漏拍卖会,现在却隐隐要变成一场,类似年度盛大拍卖会的样子。

    陈一鸣目光穿过重重阻碍,看向金剑源石坊方向:“护送源石的队伍还未来到玉鼎拍卖行,看起来似乎有人汇聚多方势力,不愿让金剑源石坊如意啊。”

    “并且镇天城一如既往城门大开,根本看不出有意阻止的迹象,难道和我的想法类似,有人要直接瓜分金剑源石坊?”

    涉及到源石,涉及到源气,一城之内都不可能铁板一块,只要实力够强够压下一切,吃掉金剑源石坊不是不可能的事。

    这不是无根据的阴谋论,而是利益足够大时,加上金剑源石坊本身出了问题,不过是有人顺势而为罢了。

    ……

    很快,时间来到距离拍卖会入场,还有不到十分钟了。

    以往的拍卖会,这个时候拍卖之物早就进入了拍卖行,再经过专业人员各种包装,安排上拍次序工作等等。

    想要举办一场成功的拍卖会,从预热到拍卖结束,每一个环节都非常讲究,需要一步步营造期待感,才能在**时调动起全场的情绪。

    脑子一冲动,再受周围竞价影响,出价往往就停不下来,想反悔就是直接亏钱,入场时交的保证金会被拍卖行扣下。

    然而,这场本该万众瞩目的拍卖会,在还未开始好像就出了点问题。

    有意参与的人们,在迟迟未看到货真价实的源石,从金剑源石坊运送至玉鼎拍卖行时,心中疑惑的越来越多。

    金剑源石坊。

    突然,封闭已久的大门被打开,三位玉星境人类率先一步踏出。

    与此同时,属于玉星境的气息,宛若道道灭世浪潮,宛若三颗耀眼星辰,朝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玉鼎拍卖行那边的异常,金剑源石坊的人自然也感觉到了,突如其来的变故导致他们进退两难。

    现在是明摆着,有人集聚诸多势力,还压下了镇天城内部的防务,要对这里的金剑源石坊势在必得。

    但若是金剑源石坊,直到拍卖会开始还是闭门不出,定然会谣言四起这不用怀疑,因此这一劫躲不过,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要挨一刀。

    接着,一箱又一箱源石被人抬着走出来,前面的是普通源石,大小在拇指到一个拳头左右,分别装在不同的大箱子内。

    后面是用特制模具包好的稀品源石,每一块都由单独两人抬着走出来,同时身边围着七八个人用肉身保护。

    就这样,金剑源石坊的人,在三位玉星境坐镇队伍,以及诸多好手护持情况下,排成一条长龙浩浩荡荡,朝玉鼎拍卖行的方向走去。

    有人感觉到异常,从玉鼎拍卖行转来金剑源石坊,此时眉头一蹙:“这金剑源石坊也是头铁,明知有人给他们下套还是硬钻了进去。”

    旁边一位红唇美妇笑道:“结果是注定的,一个是花大价钱在拍卖上竞争,一个是强抢,你说站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会如何选择。”

    说完,迈开那双玉足,跟了上去。

    和红唇美妇类似跟上去的不止一人,到了这个时候,金剑源石坊的人都出来了,似乎也没必要再遮遮掩掩。

    在源石前往玉鼎拍卖行的路上,即便有三位玉星境压阵,依然准备了足以对付的力量要吃下这支队伍。

    ……

    “轰!”

    随着整个镇天城晃动了一下。

    宛若天幕的透明能量罩寸寸瓦解,让镇天城天门大开,说这不是阳谋没有人会相信。

    要知道这可是建立在,死亡禁区外围的大城啊,若无内鬼参与怎么可能,**裸完全暴露在外。

    甚至有人怀疑,城主一脉势力也是暗中参与者之一。

    茶馆二楼。

    当所有人目光都转向动静源头方向,那里,恐怖的能量波动就在镇天城内爆发,余波搅动得空气嗡嗡震动。

    陈一鸣放下茶杯,身影渐渐淡去,无声无息消失在凳子上。

    茶馆的老板和小厮,也都被引起走了注意力,根本没发现一位顾客已经不见了,陈一鸣没付钱身上也没钱,就这么逃单了。

    下一刻。

    陈一鸣借助空间锚坐标定位,出现在水月源石坊外的大街上。

    平日这里人流络绎不绝,现在几乎没几个路人,水月源石坊似乎也提前收到了消息,导致关上了大门完全闭门谢客。

    “希望那些稀品源石,有着足够承受力,破碎也破碎得略慢些。”

    他在周围一处房屋视野盲区,留下一个空间锚坐标,再打算把空闲的另一个空间锚坐标,设置在目标稀品源石内部。

    计划是在外面一处视野盲区,和各个目标源石内部之间,来回瞬间空间转移,顺势让系统吸干源石内部的源气。

    结果可能是,源石内部结构承受住了源气突然消失的后果,仍然原封不动陈列在原地上。

    也可能是因为源气突然消失,整体结构崩裂瓦解,无可避免被守卫力量给发现察觉。

    这个计划,只要他速度足够快,就算出现意外也完全可以在六家源石坊,一脸懵逼反应过来前跑路走人。

    “如果时间上来得及,金剑源石坊队伍中的稀品源石,也可以考虑浑水摸鱼参与一番,之后这镇天城是不能继续待了。”

    陈一鸣在脑海中快速过了一遍计划,目光转向大门紧紧封闭着的水月源石坊。

    ……

    水月源石坊。

    地底深入千米的秘密仓库。

    稀品区的源石,水月源石坊担心受到这次风**及,已经提前把源石转移到秘密仓库中。

    秘密仓库有着层层特殊门禁隔绝,需要经过多道关卡才能到达,除了空间能力者不好防以外,其他很难在一点不被察觉的情况下到达。

    当然,针对数量稀少的空间能力者,源石坊不会不防,秘密仓库有对空间波动敏感的特殊装置,一旦出现异常就会发出警报。

    此时,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青年,正借着一面特殊镜子,观看着镇天城内爆发的冲突。

    其拥有一双剑眉星目,浑身上下散发着剑意,仿佛一把即将出窍的神剑。

    这是一位以剑道,成就神层次的玉星境人类,精神力也带上了剑意,一念之间就能斩尽万物。

    青年身旁,站着两位侍女,一个穿着红色长衣,另一个穿着白色长衣,肌肤白皙透红,姿色绝代,容颜倾世。

    红衣侍女开口道:“少主,是无量岛联合诸多势力,一起针对金剑源石坊,我们水月源石坊背靠水月洞天,为何要如此紧张?”

    白衣侍女有开口问道:“对啊少主,难道无量岛还真敢同时对镇天城,其他家源石坊动手不成,不怕遭到源石坊势力的集体敌视?”

    青年没有立刻回复,而是又盯着镜子看了片刻。

    此时,战斗被特殊结界封锁在固定范围内,从外面看进去视野受到少许干扰。

    只能大致看清,金剑源石坊的人在被围剿,情况不容乐观,无法纯用金钱衡量价值的源石,正在遭受一场劫难。

    不多时,青年收回目光,叹了口气道:“这南岭地界,围绕着死亡禁区活动的势力,早已对源石坊势力心生不满很多年了。”

    “毕竟只有我们源石坊势力,靠着常年积累下的信誉,做大做强源石生意,几乎到了垄断的地步。”

    “总归是源气遭人窥伺啊,你们两想想,为何今日金剑源石坊,接近被群起而攻之境地,连城主一脉都当做视而不见?”

    白衣侍女一抿嘴,想了想说道:“是隐龙星域近些年,愈演愈烈的寻找真龙尸体一事吧?”

    她想到的是,这场席卷不止一个星域的大动作,其中巨幅加大了对源气的需求量,诸多星域级大势力插手其中。

    红衣侍女接着说道:“我倒是觉得寻找真龙尸体一事,只是间接因素,不是根本原因。”

    “应该是源石坊借着售卖源石的渠道,变相垄断了源师的缘故。”

    “要知道源师加入源石坊,和在非源石坊势力相比,能够接触到的源石数量天差地别,间接影响到源师的修行。”

    青年点了点头:“没错,正是我们间接垄断了源师的缘故,一年又一年的积累,以几位圣源师为首聚集到一起,再加上寻找真龙尸体一事这个引子。”

    “恐怕接下来整个天荒世界,都要严重不得安宁,我们水月洞天也无法置身事外,说不准什么时候,金剑源石坊的遭遇也会落在水月源石坊身上。”

    白衣侍女听完,脸上浮现一抹焦急之色:“少主那怎么办,你是出来历练的,万一被搅到这事里面,双拳也难敌四手啊。”

    源石坊终究只是天荒世界,一方富得流油的势力,每年需要巴结上供更上层的强大势力换取庇护,并非有着绝对武力保证自身安全。

    红衣侍女也有些担心,她们的少主虽然天纵奇才,和隐龙星域真正的天骄相比也不弱多少。

    但出身的水月洞天,只是源石坊势力的其中一支,真遭遇类似金剑源石坊的情况,不说反抗,甚至不一定逃得掉。

    青年闻言,释放精神力确认周围安全,接着笑道:“水月洞天得知金剑源石坊的遭遇,自然不会无动于衷,我们可不是毫无目的的来到镇天城。”

    “听说隐龙星域的人类大族势力,高家,拥有特殊预言能力的高帅,正在南岭地界行走,水月洞天决定借着这个机会与之交好。”

    白衣侍女美眸一瞪:“还不了解对方,就要送出这里一块稀品源矿吗?”

    “是不是太过草率了一点,听说那个叫高帅的风评可不是很好,坑人是出了大名的。”

    青年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一块,而是选镇天城水月源石坊中,最好的三块稀品源石。”

    “再说,以隐龙星域和天荒世界的大趋势,保守大概率终究被吞并掉,唯有放手一搏才是希望。”

    红衣侍女倒吸一口凉气,她联想到前段时间,爆发在飞云星上的一个大事件。

    一位星主,一位天骄,接连陨落在高帅的同伴手中,据说其中主要是高帅参与,故意误导外界的原因。

    后来,一场超出隐龙星域范围的大追杀,也没能奈何得那两人,可见这高帅绝不是善茬,和其有牵连简直不敢想象。

    自家少主年轻轻轻就是凝星境,但若是和高帅搅合到一起,相当于参与到涉及真龙尸体的层次中,这真的合适吗?

    深入地底的秘密仓库,除了三人的对话再也没有其他声响,但这里之前就被陈一鸣暗中探查发现了。

    此时此刻,这些稀品源石正如陈一鸣预想的,其中一个结果一样,并未因为内部源气消失而崩解,而是承受住了原封不动在原地。

    陈一鸣身处其中一块源石内部,听到三人的对话,心中自语道:“原来是准备巴结胖子,送出源石作为见面礼啊。”

    “不过我和胖子联手合作,胖子一口一个兄弟称呼,因此胖子的和是我的区别也不大,大不了届时提前帮你们说一声。”

    不知怎么的,他想到胖子开出三块完全垮了的稀品源石,那一刻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