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五百八十九章 暴揍袁虹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崔喜沉吟片刻说道:“我也不相信庆东会做出这种事,可是你表哥黄铭的确是在袁虹家找到庆东的,而且庆东也承认在袁虹家住了一宿,袁虹说庆东和她睡了,庆东也没有反驳,所以这件事好像不是空穴来风!”

    小兰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不是说庆东在饭店喝多了吗?肯定是袁虹趁他喝多了,把庆东弄回了家,庆东最烦袁虹了,我相信庆东绝对不会和袁虹胡搞,这肯定是袁虹的阴谋!”

    崔喜一边连连点头,一边翘起了大拇指说道:“眼睛看见的未必是真相,这是我多年的经验,兰丫头,你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我太了解庆东了,他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小兰点头。

    “兰丫头,你能有这样的胸怀实在难得!”崔喜夸道。

    “姥姥曾经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我一直记得!”

    “哦?姥姥是个有文化明事理的老人,她给你讲的是什么故事?”

    “姥姥讲得是孔子和弟子颜回的故事。有一次孔子领着弟子周游列国,因为兵荒马乱,一连七天都吃上米,只靠野菜充饥。后来颜回要到了一点米,就生火给孔子煮饭,快熟的时候,孔子从外面进来,发现颜回正从锅里抓饭往嘴里塞,孔子装作没看见,也没有责问颜回!”

    “饭煮好后,颜回请孔子用餐。孔子假装若有所思地告诉颜回,他刚才梦见祖先来找他,他想把干净没人吃过的饭先拿来祭祖!颜回立刻慌了,告诉孔子这锅饭他已经吃了一口,不能拿来祭祖了。孔子问颜回怎么回事,颜回说他煮饭的时候,从棚顶落下了灰掉进锅里,他觉得染灰的米饭丢了太可惜,就抓起了给吃了!”

    “孔子恍然大悟,这才知道误会了颜回,所以孔子说,我们总相信眼睛看见的,其实眼睛有时候也不能相信!”

    “姥姥讲得真好!”崔喜由衷说道。

    “说起姥姥,我还真想她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身体好不好!”小兰很想念姥姥。

    “发生了这样的事,庆东肯定觉得没脸见你,这个时候我觉得你应该主动去找他!”

    “嗯,我下班就去大兴找他去,你回家跟何玉婶子说一下,我晚点回去!对了,喜子哥,你那边的案子完事了吗?你还回西登吗?”

    “唉!其实西登这个案子案情并不复杂,只是嫌疑人背景特殊,迟迟不能把嫌疑人抓捕归案,这边的案子结了我还得去西登!”

    “你说死的人是庆东同学,我怎么没听他提起过这个人?”

    “是庆东初中同学叫郝年景,初三时候搬走了,这次是来相亲的,没想到被人打了一顿,他又喝多了酒,被人打了就没起来,昨晚天气又冷,给活活冻死了!”

    “我都没见过庆东喝醉过,昨天怎么和同学喝了这么多酒?要不是喝多了,他也不会跑袁虹家住一宿,他同学也不能冻死!我见着他,可得好好说说他!”

    “嗯,郝年景的死虽然和庆东没有直接关系,可多多少少还是有他的责任!”

    “自打从兴隆公社回来,闹心事就特别多,刚消停点,这又出事了,也不知道庆东能不能挺住!”

    “庆东娶了你这个善解人意的老婆,真是前世积德了!对了,昨晚雪下得太大了,路上骑车不好走,等下班了我和你一起去找庆东!”

    ……

    小兰刚回到卫生院,就看见了袁虹。

    袁虹上午没来上班,下午刚来就被院长王翠山叫到办公室臭骂了一顿,她正憋着一肚子气从办公室出来,正好碰见了小兰,立刻迎了上去。

    “车满凰,从今以后你别缠着我们家庆东了,听见了吗?”袁虹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

    “滚,我不想跟你说话,我怕脏了自己!”小兰怒目而视。

    “呸!还说我脏?人家庆东家里不同意你和庆东的婚事,庆东也烦你,你还恬不知耻地往上贴,还跪在人家大门口哀求,你这么不要脸还说我脏?我看你才脏呢!”袁虹的嘴巴很恶毒。

    “我和庆东领了结婚证,我们是合法夫妻,你再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客气!”小兰早就想收拾袁虹了,袁虹这种人不收拾只会蹬鼻子上脸。

    “哎呦,还合法夫妻?既然你和庆东是合法夫妻,他昨晚为啥上我的炕?”袁虹说出这样的话脸都不红一下。

    “不要脸!”小兰骂道。

    “你才不要脸!你找庆东就是为了伺候你一家老小,你把他当驴使,你才不要脸!”

    ……

    两个人越吵越厉害,袁虹的话也越来越难听,小兰冷不丁跳起来抽了袁虹一个清脆的大嘴巴。

    “你敢打我?”袁虹捂着脸,不可置信地喊道。

    “你再满嘴喷粪,我还抽你!”小兰冷冷地说道。

    “你敢打我,我打死你!”袁虹人高马大,根本没把小兰放在眼里,一边说一边张牙舞爪地直奔小兰而去。

    袁虹本想把小兰挠个满脸花,谁知道胳膊忽然一麻,竟然软绵绵地耷拉下来,小兰趁机又狠狠抽了袁虹一嘴巴。

    袁虹和小兰吵架的时候,就有人开始围观,见两个人动起手来,有人怕小兰吃亏,正准备过去拉架,结果却发现袁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接连被小兰抽了几个大耳光,也就心安理得地继续看起了热闹。

    王翠山也听见动静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他刚要喝止小兰和袁虹,可仔细一看,发现小兰毫发无损,袁虹披头散发,脸都被抽肿了,立刻生生忍住了。

    袁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动手,手脚就不听使唤,她被小兰打得披头散发,鬼哭狼嚎,狼狈不堪。

    王翠山看差不多了,这才分开人群,大声喊道:“都住手!这里是卫生院,是你们打仗的地方吗?你们两个一人一份检查,明早交给我!”

    这时候围观的人一拥而上,把两个人隔开。

    “王院长,姓车的打我,你不管吗?”袁虹哭着对王翠山喊道。

    “我刚出来,我哪知道谁打了谁?这件事我会调查!”王翠山说完,憋着笑回办公室去了。

    “气死我了!”袁虹气得大哭不止,小兰被人拉回了中医诊室。

    袁虹怕再挨打,不敢追小兰去中医诊室,她哭着给派出所打去了电话。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88读书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