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三十一章 皆为有罪之人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老城拆迁区笼罩在黑暗中,二人一妖还在这拆迁区中逃窜。

    “马钊的修为已经是一千年以上了,对于妖怪来说,千年乃是大关,哪怕是九百九十九年,跟一千年修为的大妖相差得也是十万八千里……”

    楚九生走在何泽凡的前面,他解释道。

    “那你们好歹也是八百多年的妖怪,为什么没有法器啊”

    何泽凡有些疑惑,他不懂这些妖怪之间的等级划分,他以为年份就是等级,殊不知这其中年份越往后,修炼的难度就是越高,每百年更是有一道天雷大劫,年份越久,这天雷就是越狠,自古以来不少大妖都在九百九十九年与一千年之间的那道天雷大劫中殒命。

    楚九生摇一摇头,说道:“我这技能‘驭妖师’虽说能给我们双方都各自提供八百年修为,但我才得到能力一年有余,经历相比那些大妖只能说是繁星与之皓月,况且我自身妖力也没有得到完整挖掘,只能是粗略运用罢了……”

    小九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经历还是太少,一般像她这样有着八百年修为的大妖,都经历了八道天雷大劫,可她是直接从“驭妖师”的技能中得到八百年的妖力然后才得到人形,根本没有体会过雷劫。

    小九说道:“这天雷大劫,能够让妖怪淬炼自身,提升**强度的同时,也可以有机会淬炼出比自身精血更加精纯的精血,这样打造的法器威力更加巨大。”

    “那你们是没有办法打造法器了吗?”何泽凡面对讲话突然有些古风的楚九生和小九还有点不习惯,但还是听懂了他们的意思。

    “对的,且不说我们精血纯度不够难以打造,就算打造出来在其他大妖的法器面前也不过是一件残次品罢了,所以我和小九想要等十年在九百年的天雷大劫的时候借机淬炼精血再溶造法器的……”楚九生有些无奈,他也没想到这马钊居然会有法器,看来刚才跟他们动手的时候马钊并没有使出全力。

    没有使出全力……那不就是说明他们的处境更加危险了吗……没有用全力都能轻松应对全力进攻的他和何泽凡。

    两人一妖现在就处在老城区与新城区的过渡地带,他们脚底下踩着奇怪的紫色法阵,看样子是马钊将法器封锁了,想要瓮中捉鳖。

    楚九生在紫色符文的尽头,轻轻抚摸这上面的虚空,摸到了一堵无形的墙。

    “看来这就是这个巨**器的边缘了。”

    楚九生收回手回头对何泽凡和小九说。

    何泽凡慌张的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今晚我们就要在这个地方过夜了吗”

    楚九生转身看样子是要再回到老城区内。

    “马钊肯定觉得我们会往外逃,这样他用妖力探测也多会探测外围来确定我们的位置,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之,往深处走。”

    楚九生带着一人一妖重回老城区的拆迁房。

    而今已经是九点多了,没有灯光照明的各条小巷子在黑夜中像是俯卧在房区中蜿蜒的巨蟒,两人一妖穿行其中,像是微小的蚂蚁。

    “楚九生……我有点累……”

    小九拉一拉楚九生的衣角,楚九生回头看她,心中有些不忍,也是,小九刚恢复五成妖力,就帮助他们构建了两个人的传送法阵,妖力本来就所剩无几了,而今还要带着她在这马钊的法器中四处逃窜来躲避马钊的追查,体力肯定是有一些不足。

    “‘漫画家’,我们就去这个地方歇一下脚吧。”

    楚九生随手推开旁边的一道破旧木门,从这进去是一个类似于四合院的构造,楚九生走过已经开始长杂草的院子,率先走进了最里面的厢房,小九和何泽凡跟了进去。

    屋内空空荡荡,里边只有一张木床的基本框架,地上也满是灰尘,楚九生拂开地面的灰尘,他的白瞳微微发亮,看清楚这地上的紫色法器符文很淡泊,这才用妖力震开地面灰尘,确认干净后才席地而坐。

    小九化作白猫,钻进楚九生大怀里,不一会轻微的鼾声就传了出来。

    何泽凡没有那么爱干净,用手随便擦一擦地面后就大大咧咧坐下了。

    空房寂寥,月光透过窗户,洒在房间里,照亮了好大一块地方,何泽凡和楚九生坐在被照亮的地方两边的阴影里。

    屋子里很寂静,寂静得何泽凡有一些尴尬。

    楚九生拿出手机,点开邮箱,收件箱里还是没有新的邮件,不知道组织内部出了什么问题,还没有回复他的求助邮件。

    “何泽凡,你是怎么加入‘天选’的”

    楚九生收回手机,问道。

    何泽凡先是在心底疑惑了一下楚九生为什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嘴上还是说道:“当时张玄……啊,也就是‘内测玩家’,卖给我一个手办,上面有一颗宝石,摸了那颗宝石后我就有这个可以偷学二次元人物的招式的奇怪技能了,然后就被‘机械师’和‘御风者’带进来了……”

    楚九生有些惊讶:“就这么简单”

    “对啊……”何泽凡挠一挠脑袋,心想难道进入“天选”还需要什么特殊条件吗

    何泽凡这下有点好奇了:“那‘驭妖师’是怎么进来的啊”

    “我我是被‘傀儡师’邀请进来的……”

    楚九生说。

    “啊,‘傀儡师’,就是那个赵云鹤的吗”

    何泽凡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有钱又彬彬有礼还带着一个漂亮的傀儡妹子的男生。

    “对,就是他吧……”

    楚九生点点头说道,他好像并不知道“傀儡师”的真实名字,只是在进入组织的时候受过他的招待,但当时也没有被告知他的真实姓名,而何泽凡却知道。

    看来何泽凡的加入确实是有一些蹊跷啊......

    楚九生心里这么想着。

    房间里又安静了,何泽凡有一些无聊,拿出手机看,已经晚上九点快十点的样子,马钊还没有找过来,也不知道是真的找不到他们还是只是想跟他们玩一玩,等到他们三个精疲力竭了再出来一网打尽......

    想到这里,何泽凡没来由的烦躁。自己右手的技能已经使用完了,左手还剩三根手指,但能复制出来的物品不是自己驾驭不了就是复制出来难以对马钊这样的老妖怪造成什么威胁。

    现在在场的真正战力也只有楚九生和小九了。

    “何泽凡,你是大学生?”楚九生突然问道。

    何泽凡疑惑,心想这老哥是要跟自己唠一唠家常?

    “对啊,大学生,运气好,就考上了......”

    何泽凡笑着说。

    “大学生挺好的啊,我就没有读过大学呢......”

    “哈哈.....没事早点出社会经验更丰富嘛......”何泽凡心想这老哥说这些也太无聊了吧。

    “你......犯过罪吗?”

    楚九生话锋一转,问题尖锐。

    “啥?”何泽凡呆住了,心中暗骂一声“卧槽”,聊天是这么聊的吗,上来就问别人有没有犯罪?这是新的聊天招式吗,闻所未闻!

    何泽凡顿了好几秒,这才回答:“应该......没有吧,这么二十年,可能干过最毒辣的一件事情就是亲手杀了一只老母鸡......”

    “当真?”楚九生追问。

    “当然当真了!”

    何泽凡心中大呼真是气煞我也,这个就算犯过罪也不会跟你说的吧!

    “那你有点奇怪啊......”楚九生语气中有些疑惑。

    “什么叫奇怪啊,犯罪了才叫奇怪吧!”何泽凡语气中有些不耐烦了。

    “我们‘天选’都是有罪之人,为什么你会这么清白呢?”

    楚九生偏过头,白色的瞳孔在黑夜中微微发亮。

    “你......什么意思?”何泽凡好像意识到事情有一些不对劲,“什么叫做......‘有罪之人’?”

    他也偏过头,看向楚九生,正好和楚九生的眼神对视,楚九生雪白发亮的瞳孔让何泽凡在这个炎热的夏天晚上也从心底感到一阵寒意。

    “天选的羊皮卷上记载‘我等凡人皆由屠魔大神不泽凡上仙点化,故皆为天选之人,理应各司专职,点清罪孽’,怎么,你没看过?”

    “羊皮卷?”何泽凡有印象,就是之前白墨和张梓辛给他的那一本书,上面写满了他不懂的文字,白墨说那是“神谕”,妈的既然都是神谕了我等凡人怎能看得懂!

    楚九生看何泽凡的样子就知道他上面也不懂,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其实因为小时候的一次火灾,不仅父母双亡,还在脸上留下了大片烧伤,还是小九给我治好的......”

    “哦,那小九的美容技术还挺好的......”何泽凡心不在焉地回答,这楚九生说话实在是太气人了,但想着楚九生好像不会说什么假话,小时候就因为火灾失去父母,是挺可怜的。

    楚九生似乎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般:“但是,这火......是我放的。”

    “啥?!”

    何泽凡大惊,什么鬼,我听到了什么,小时候因为大火失去父母,自己还毁容,我还在可怜你呢!结果你告诉我这火是你自己放的?

    “因为这所谓的父母并没有将我当作亲生儿子啊,他们自己好赌吸毒,结果败光家产,自己没钱让我去找钱?他们让我挨饿,说这样就可以让我去沿街乞讨......”

    楚九生抱着小九站起身,向何泽凡这边走来。

    何泽凡看着居高临下的楚九生,那双妖异的白色瞳孔让整个房间的氛围都变得诡异起来,他本能地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双腿使不上力,只好说道:“‘驭妖师’,你这......”

    “他们见我光是挨饿去乞讨赚的不多,就私底下商量说要打断我的腿,这样看起来惨一点,赚的钱说不定就多一点......可是很可惜,被我听到了呢。”楚九生的白瞳里溢出一点点红光,失去了白天里的点点仙气,“然后我就趁他们睡着,打开了煤气罐,然后跑出去,锁好门,拿出火柴点燃再扔进去......”

    楚九生已经走到了何泽凡面前。

    “不是,楚九生,你有什么话我们好好坐下来说......”何泽凡想要挪动身体,可这身体就是不听使唤,敢情最可怕的不是马钊,而是他面前这个自称纵火犯的楚九生!

    “然后‘砰’的一声,房子炸了,里面的那对男女死了,我也因为没跑远被波及了,导致脸部毁容......”

    楚九生笑着说。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何泽凡惊恐地问。

    “我们都是‘有罪之人’,”楚九生突然把脸凑到何泽凡面前,像是要亲到他一样,他的白瞳中的红光越发强烈,“为什么你不是?”

    “我......我怎么知道啊!”何泽凡心想还不是你们要拉我进来的,现在又问我为什么不是有罪之人。你们这个双标搞得何泽凡感觉像是他初入大学时,社团纳新活动上的小姐姐个个都热情欢迎新人加入,结果他去面试这小姐姐又板着脸问他为什么要加入他们的社团。

    楚九生和何泽凡怪异的姿势维持了半分钟,楚九生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他抬头:“马钊来了!”

    与此同时,他眼中的红光也消散不见。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