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黄雀在后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长刀拔出之后,纪帆也恢复了自由,此人没有任何犹豫,伸手从自己的储物戒中取出来一个铁箱,将之交给了对方。

    “六指遗骨?”马庆德挑眉问道。

    “不错!”纪帆连忙点了点头。

    “好,做得很好!我早就觉得你小子是个大才,不仅心狠手辣,连这种欺师灭祖的事情都干得出来!哈哈哈!”

    马庆德大笑声中,忽然抬起一手,直接拍在了纪帆的天灵盖上。

    砰!

    ..............

    这一下变化发生得太过突然,众人只看到前一刻还在谄媚而笑的纪帆,下一刻,脑袋就像个西瓜一样被人拍得稀烂!

    可怜这位无双城的叛徒,到死之前都还保持着谄媚的笑容。

    在场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震惊之色,而那马庆德却是面不改色,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呵呵笑道:

    “马某生平最讨厌的,便是欺师灭祖之辈!此人虽然是替我天河城办事,但却犯了马某的忌讳,说不得要将其杀之而后快了。”

    “哼!马庆德,你当我们是傻的吗?这分明就是杀人灭口!”宋茹冷哼了一声道。

    “嘿嘿,随你们怎么想,反正此人我看不顺眼,也就顺手杀了!”

    马庆德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马庆德,你们天河城与我们无双城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这次为何要暗中挑唆叛乱,指使纪帆盗取我无双城前辈的遗骨?”

    “宋道友此言差矣!”马庆德摇了摇头道:“六指神算冯玉兰大名鼎鼎,据说他生前有一件法宝名为天机匣,可以算天测地,引得无数人心生向往。只不过这件法宝在冯玉兰死后便也跟着消失,直到最近才有此物即将现世的消息传出.........”

    他说到这里,又拿眼瞧了瞧对面的宋茹,见对方眉头紧皱,不由得呵呵笑道:“马某不才,最近侥幸听到一个传闻,说是要得‘天机匣’,就必须先凑齐冯玉兰的六根指骨,也不知道此事是真是假?”

    宋茹此时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闻言冷冷喝道:“马庆德,且不论此事真假,天机匣既是冯玉兰前辈生前的法宝,自然也就是我们无双城的东西,此番如果真要出世,那也应该物归原主,岂是你一个外人能够窥伺的?”

    “非也!非也!”

    马庆德摇了摇头道:“天材地宝,有缘者得之。天机匣虽是冯前辈生前的法宝,但自从他死之后就成了无主之物,既是无主之物,我等皆可取之。”

    “马庆德!你好歹也是堂堂天河城的通玄真君,竟连脸皮都不要了吗?”宋茹气得脸色铁青,忍不住大声喝道。

    “哈哈哈!”

    马庆德大笑起来,忽的把脸一板,厉声喝道:“宋茹!你别给脸不要脸,这里是我天河城的地盘,并非你们无双城!阁下在这私自斗法,已然坏了天河城的规矩,还不束手就擒,随我去城中刑堂请罪!”

    “什么?你还要抓我去刑堂?!”

    宋茹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身为无双城的通玄真君,虽然是在天河城中私斗,但也只是在河中的一座孤岛之上,并没有旁人看见。

    况且此事还涉及七星城的人,一般这种情况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顶多就是交些灵石作为赔偿罢了。

    但眼前此人,却说要将他们押往刑堂,刑堂是什么地方?那是天河城的修士犯了大罪,被押去受审的地方,自己一个无双城的通玄真君,怎么可能会跟他去?

    “马庆德,你疯了吗?天河城的刑堂,有何资格审我无双城的修士?”宋茹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然而马庆德却是脸色平淡,此时嘿嘿一笑,摇了摇头道:“宋道友说得不全对,马某向来是一视同仁的,今日受审的并非只有你一人,还有那边七星城的修士!”

    他此言一出,在场众人无不哑然失色。

    片刻之后,忽听李元基冷笑道:“马庆德,你好大的口气!且不说你能不能留下我们,就算我们都跟你去了刑堂,难道天河城就要同时与我们两城为敌?”

    通玄真君,在一城之中的地位已然不低,马庆德如果真把宋茹和李元基都押去刑堂,那等于是让无双城和七星城颜面扫地。

    原本这三城的位置就互相接壤,这么一弄,势必爆发矛盾,如果处理得不好,还可能引发修士大战。

    所以尽管马庆德言之凿凿,却没人相信他会开这个先河,真的把他们都抓起来。

    然而这世上之事,有时候就是令人意料不到。

    马庆德站在原地嘿嘿一笑,忽然抬手打出一道法诀,半空之中,一个巨大的红色法印凭空出现,竟是同时压向了在场的所有人。

    法印之中蕴含了极其强大的威力,仿佛一座擎天巨峰从天而降,要把他们所有人都镇压在底下。

    这一招可谓没有丝毫留手,场中的众人,除了宋茹和李元基以外,其余金丹境修士都感到一股巨大的压迫感从上方传来,体内灵力如被禁锢,浑身骨骼也是咔咔作响。

    “马庆德,你玩真的!”

    李元基横眉怒喝了一声,刚才那一下偷袭,还可以说是为了稳住局势,但这一招使出,分明就是想要了他们的命!

    马庆德这次却不说话了,只把体内灵力催动到极致,整个人飞身而起,火红长袍在狂风中猎猎作响,那巨大的红色法印也在他脚下激荡起层层涟漪,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朝众人头顶压来。

    “跟他拼了!”

    宋茹本来就是个暴脾气,她虽然被马庆德偷袭重伤,但此刻却没有想着如何逃命,而是奋起全身灵力,朝着半空中一掌劈出。

    “昂!”

    伴随着一声长鸣响起,一头蓝色巨鲸自其掌心之中迸发而出,朝着半空中的法印一头撞去。

    与此同时,周围土石崩裂,数百块青色巨石冲天而起,在半空中组成了一座巨大的“天石杀阵”,将马庆德连同他脚下的法印一同困在了里面。

    只见李元基双手法诀不断,口中默念了一个“收”字诀,那些青色巨石便立刻向内一缩,同时朝着最中心的马庆德撞去。

    蓝色巨鲸和青色“天石”同时打来,面对两位通玄真君的联手一击,马庆德却是脸色不变,反而哈哈笑道:

    “这就是‘霸鲸沧溟掌’和‘天石神功’吗?马某今日也算有幸一睹两大神通,快哉快哉!”

    他说话的同时,脚下发力,那个法印上的红光猛然暴涨,接着向下急沉。

    砰!

    一声巨响传来,却是那红色法印直接压在了巨鲸的头顶,紧接着便听到一声悲鸣,那头气势雄浑的蓝色巨鲸,居然被这一枚法印压得抬不起头来!

    仅仅只是片刻的功夫,原本直冲向天的蓝色巨鲸,就已经身不由己地向着下方栽落,纵然它拼命想要反抗,却依然敌不过红色法印的镇压。

    至于四周激射而来的数百颗青色“天石”,也被马庆德法印中的灵光一一弹开,其中有不少甚至原地爆炸,化作一缕青烟消散于半空之中。

    “不好!”

    宋茹只觉自己体内一阵翻江倒海,蓦的胸口一痛,竟是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来。

    她本就有伤在身,如今又被马庆德神通压制,再也抑制不住体内的伤势了。

    “此人也不过只是通玄境中期,为何会有此等手段?”

    宋茹心中惊讶至极,居然下意识地朝李元基那边看了一眼,却见自己的这位老对头同样口喷鲜血,也刚好转头看来。

    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震惊和不解之色,然而此时此刻,根本没有时间给他们过多交流,半空中的红色法印浩浩荡荡,已经到了众人头顶。

    马庆德脚踩法印,气势滔天,口中哈哈笑道:“诸位在我天河城中私斗,浑然不把韩城主立下的规矩当回事,今日马某便要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就这说话的功夫,“鬼书生”、林彩衣等七星城的金丹境修士,已经被法印中的力量压得支撑不住,一边口喷鲜血,一边跌倒在地,只怕再有片刻,就要爆体而亡。

    至于方立人和不闻居士这两人,倒是情况稍好,仗着方立人的一座紫山虚影挡在头顶,勉强支撑住了红色法印中的绝强力量。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那座紫山虚影已经被压得扭曲变形,无数碎石从山上崩落,而方立人亦是脸色苍白,浑身湿透,显然要不了多久,这两人也会被法印彻底镇压!

    便在这危急时刻,忽听一声淡淡的琴音从众人下方响起。

    这琴音恍如深山小溪,空灵而又澄澈,又似峡谷瀑布,舒畅而又悠扬。曲调亦扬亦挫,虽然听上去舒缓轻快,但其中却有诸多变化藏在看似普通的曲调之下,令人难以发觉。

    正在斗法中的众人,虽然都已经到了生死极限,可是听到这一声琴音之后,脸上却又浮现出了古怪之色。

    还不等他们仔细探究,就听琴音忽然高亢起来,肃杀琴音仿佛一柄利剑直冲云霄!

    此剑无形无相,乃是音律之剑,音剑斩出,岛上的其他声音便同时黯淡了下去,所有人都只能听到这一剑的声音。

    正以红色法印镇压众人的马庆德,此时脸色豁然一变,他双手法诀急掐,想要改变法印的轨迹,却还是慢了一拍,被这柄无形音剑刺入了法印之中。

    原本气势雄浑的红色法印,被音剑刺中之后,瞬间就从内部开始动摇起来,众人只觉得头顶一松,那股山岳般的气势居然开始渐渐消散。

    “好机会!”

    宋茹心中一喜,体内灵力疯狂催动,半空中的蓝色巨鲸随之怒吼一声,猛然向上顶去。

    与此同时,李元基亦是双手掐诀,张嘴向“天石杀阵”中吐出一口精血,那些残余的“天石”得了他精血相助,立刻爆发出百丈高的青色霞光,一同朝着马庆德撞去。

    短短一瞬的功夫,场中形势逆转。

    原本稳稳压制众人的马庆德,居然被一首古怪的琴音给破了神通!而此时又被宋茹、李元基还有那藏在暗中之人联手进攻,一时竟是无法招架了。

    砰!

    只听一声巨响传来,半空中的红色法印轰然崩碎,马庆德整个人向下跌落,身上衣衫破碎,披头散发,看上去狼狈不堪。

    与此同时,一个女子的身影,从下方的残破宫殿之中向外飞出,很快便来到了众人的眼前。

    此女身材曼妙,双眼灵动,淡黄色的碧霞罗配上一条雪白长裙,看上去典雅而又脱俗。

    “‘妙玉玄音’!你是玉竹山的人!”

    马庆德瞪大了眼睛,此时全无风度可言,一只手指着刚刚出现的女子,口中怒喝道:“你们玉竹山的修士怎敢在我天河城放肆?”

    “呵呵,你连我都不认识,还敢自称‘马庆德’?”

    刚刚出现的黄衣女子讥讽一笑,接着转身向宋茹和李元基施了一礼,口中轻声道:“小女子乐飞扬,见过无双城与七星城的道友。”

    “乐飞扬?”

    李元基眉头一挑,有些惊讶地说道:“你不就是那个春江阁的阁主吗?据说你与马庆德乃是故交,那春江阁虽然是马庆德的产业,但其实都是由你在打理。”

    “不错!”

    乐飞扬点了点头道:“在下正是春江阁阁主,也与‘庆德真君’是故交好友。”

    “那你..........”

    宋茹瞪大了眼睛,明显想说:“那你还帮我们对付马庆德”,但后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呵呵,诸位不要误会,眼前此人根本不是马庆德!”

    乐飞扬微微一笑,又接着说道:“‘庆德真君’前几日就被人引出城去了,此人居心叵测,设局将你们引到这里,又假扮成马庆德样子,趁你们火并之时出手偷袭。这些都是为了栽赃嫁祸,好挑起七星、天河、无双三城之间的矛盾!”

    她这一番话的语气虽然平淡,但里面的内容却是骇人听闻,宋茹、李元基等人听后,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