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黄金钥匙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旁人如是想的,何飞同样是这么认为的,待扫视过现场众人后,何飞没有说话,率先将目光投向对面,看向赵平。

    很明显,无需何飞开口,众人便瞬间明白了青年意思,随着何飞转移目光,彭虎、程樱、陈逍遥连同李天恒亦纷纷投来目光,纷纷用好奇目光看向男人,其中自然也包括因昨晚睡眠不足而顶着双黑眼圈的中年胖子陈水宏。

    不错,若要问目前大伙儿最为好奇的是什么?回答铁定是赵平如何死而复生?如何在明明已死的情况下完成任务回返列车?

    这种事太过不可思议了,不,不是不可思议,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然奇怪的是……

    面对着众人好奇目光,赵平没有立即回答公布答案,反而莫名其妙离座起身,接着以满含歉意的口吻朝何飞郑重说道:“对不起,昨晚我太激动了,我不该向你动手,身为队长的你虽有保护同伴的责任,可你毕竟是凡人,你做不到顾及所有,更做不到未卜先知,另外单从昨晚你不曾还手的反应中我就能看出你尽力了,这事不怪你,真不怪你,所以……”

    说到这里,不待何飞说话,赵平瞬间而动!

    在现场任何人都反应不及的情况下抽出匕首挥刀便砍,砍向自己,当着所有人面一刀砍掉自身手臂!!!

    噗嗤!

    血花飞溅,骨断筋折,裹挟着大片鲜血,被利刃砍中的左臂胳膊顷刻间脱离肩膀掉落地面!

    “呜!”

    剧痛刺激下,眼镜男当场汗如雨下面如白纸,除断臂剧痛导致他不受控制发出痛呼外,身体更是在晃了两晃后重心不稳摔倒地面。

    已经没有解释的必要了,赵平正在道歉,正用自残方式回应昨晚的所做所为!

    是的,经过一夜思考,加之期间又询问试探了陈水宏,赵平恢复了冷静,从愤怒中彻底冷静下来重归正常,冷静之余他还得知了真相,虽依旧怀疑钱学玲是否真为陈光钰所杀,但至少有一点能够肯定,那就是何飞是无辜的,对方和钱学玲之死毫无关联,既然关联不大,自己昨晚的失态暴怒便无论如何都不说不过去,更不该拿何飞当出气筒替罪羊,诚然今日会议时自己能当面道歉,可他却深知何飞性格,清楚对方注定不予计较,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自己终究做错了,终究不该因情绪失控暴起动手。

    另外还有一点值得提及,面对昨晚自己的过分举动,何飞本人虽不在意,但这并不代表其他人不会介意……

    所以,为了队伍整体团结,更是为了消除少数人隐藏心中的怒火,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口头道歉,而是要用实际行动来道歉。

    “我草!赵平你小子是不是疯了?”果不其然,见男人冷不丁挥刀自残砍掉手臂,众人先是愣住,旋即现场炸锅,无论是何飞还是其他人纷纷被惊了个目瞪口呆,好不容易挣脱回神,彭虎率先动作,忙在撂下句仓惶吩咐后架起赵平离开现场,径直赶往5号车厢,最后只留下因过度震惊而依旧愣住的何飞等人。

    只不过……

    看似众人集体愣住,实则仍有一人神情正常。

    此刻,如有人调转目光看向程樱,那么他一定会发现女生没有震惊,没有错愕,有的只是面无表情,目前正用淡定眼神默默凝视舱门前方。

    ………

    数分钟后,列车会议室。

    会议桌前,早先自砍手臂的赵平目前正完好无损静坐不语,人依旧面无表情。

    不错,在彭虎的拖拽搀扶下,赵平抵达5号车厢,借助车厢自愈功能,眼镜男断掉的手臂被顺利接上,随着伤势痊愈重返现场,至此,赵平完成了道歉,用堪称惨烈的自残方式向何飞表达了昨晚歉意。

    至于何飞……

    此刻,盯着对面那永远淡定的男人,大学生表情复杂,眉宇异色不断变换,如果说一开始他还一时惊愕莫名所以,暂时还猜不出对方用意,那么,伴随着思绪运转,待下意识环视现场,当目睹到程樱、彭虎连同陈逍遥等人那不经意间显露而出的满意表情后,他好像猜出了什么,猜出眼镜男此举用意。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自己在团队里的人缘威望啊,对于这点,赵平你倒是比我看的清楚,应对手段同样符合你干脆直接的性格,好吧,反正有5号车厢在,无非是走个形式而已。)

    当然想是这么想,现实中何飞却不可能一句话不说,为了避免尴尬,刚一思绪结束,大学生当先转移话题道:“咳咳!好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那个,关于赵平你……”

    “首先我要声明,任务期间我确实死了,被周冰冰化身而成的厉螝挖出心脏偷袭杀死,李天恒就是直接目击者,至于我为何能死而复生?”

    “主要是靠这个。”

    正如刚刚所描述的那样,作为一名向来干脆直接的人,不待何飞说完,赵平便接适时接过话头公布答案,同时将一枚黑色吊坠放于桌面。

    “咦?等等,这玩意我好像见过?好像,好像是学玲姐亲手做的护身符吧?”不出所料,此刻,看着桌面那枚虽做工粗糙但又颇有印象的黑色吊坠,众人纷纷惊讶,陈逍遥更是抢先脱口而出,直接把吊坠由来公之于众,还别说,被陈逍遥这么一提,少数因印象较浅正努力回忆的执行者亦刹那间恍然大悟,果然,记忆刚一浮现,彭虎便一拍脑袋大声符合道:“对对对,陈逍遥你说得对,就是这个,当初临去森林时学玲妹子就曾把这玩意交给了赵平你,可是……”

    前半句说的倒是挺顺溜,然而说着说着光头男却再也说不下去了,不仅说不下去,之前还恍然大悟的表情亦随即演变成茫然,和包括何飞在内的众人一起个个面露狐疑,观察目光亦在度从吊坠转向赵平,注视期间,不知是时间流逝下逐渐明白了什么,渐渐的,众人表情变换,逐渐从最初茫然转变为若有所思,接下来,依旧是彭虎,维持着表情惊愕,光头男手指吊坠试探询问道:“莫非,莫非这玩意是……是……”

    眼见众人表情变换,终于,赵平公布答案,点了点头继续道:“不错,吊坠并非手工制造,更非所谓的护身符,而是道具,一件能让人死而复生的灵异道具,真正名称为涅槃重生吊坠,具体效果为……”

    接下来,在赵平那眉宇间蕴含悲伤的言语叙述下,众人这才得知真相,原来眼镜男之所以死而复生并非是什么神迹或奇迹,而是依靠了眼前吊坠,一枚不单能让佩戴者死而复生甚至还可以让佩戴者复活后直接脱离任务的吊坠!哪怕吊坠仅可使用一次,然关键时刻却着实保住了赵平,至此给了眼镜男死而复生的机会!

    倾听完吊坠效果,这一刻,现场沉默,整间会议室雅雀无声,包括何飞在内的所有人纷纷低头不语,纷纷沉寂在那股由然顿生的感动之中。

    何飞闭上了眼睛,在了解过吊坠作用后轻闭双眼不在吱声。

    (学玲姐,原来你不单救了我,你还救了赵平,你用一己之力拯救了我们两个,你,你好傻啊……)

    伴随着思绪翻涌,渐渐的,大学生眼眶湿润,位于左右两侧的程樱和彭虎亦同样在不知不觉间流出泪水重归悲伤,是的,大家懂了,所有人都懂了,原来钱学玲早有预料,冥冥之中萌生出不详预感,为防万一,女人特意兑换了道具,兑换了一枚寄托其个人情感思念的重生吊坠,然后,她欺骗了赵平,以护身符为由将吊坠送到了男人手中,虽然此举用意仅为预防,可谁又能想到,也恰恰是这枚仅为预防的吊坠,关键时刻却改写了男人命运,赫然给了他重生复活的机会!

    你将爱意以凤凰涅槃的方式传递给了他,这种爱,世间罕有!

    此刻,环视着现场正沉寂于感动悲伤的众人,陈逍遥轻轻叹气,稽首念起道门尊号:“无量天尊。”

    念动着道门尊号,目光瞥向一侧,就见赵平正靠坐不动面无表情,是的,男人没有流泪,非是不流,而是他早已眼泪流光,剩下的仅有眉宇间那抹挥之不去黯然忧伤。

    斯人已逝,难过悲伤,但一味的难过没有意义,一味的悲伤没有意义,于其沉寂懊悔缅怀逝者,不如打起精神继续走下去,代替逝者走完那段没有完成的路。

    这里道理陈逍遥明白,他相信别人同样明白。

    果然,陈逍遥猜对了,过了片刻,何飞睁开了眼睛,伴随着在度睁开眼睛,这一刻,青年恢复如初,和掩去泪水的程樱彭虎一起不在悲伤,有的只是坚定,前所未有倔强不屈!

    诅咒,你无法用生离死别击败我们,相反,你越是这样,我们的信念就越发坚定!

    察言观色是门技术活,对此陈水宏颇有心得,目睹众人掩去泪水,陈胖子瞅准机会适时开口,当先朝陈逍遥面露好奇转移话题道:“啊,对了,那个关于上一场任务,陈老弟你们几个在森林找卡牌的不说说吗?”

    和预想中完全相同,被陈水宏这么一提,众人顿觉恍然,这才想起本次会议目的,只是,陈水宏不提还好,一提森林,刚刚还充斥悲伤的车厢气氛竟刹那间被恐惧所取代,先不提何飞等农场组成员作何反应,但凡在森林寻找卡牌的执行者统统脸色煞白,纷纷汗毛倒竖!

    “草!森林,贫道差点死在森林里啊!差点,真的就差那么一丁点啊!”

    说是如此,实际更是如此,陈水宏话音刚落,陈逍遥便当场发出杀猪般惊恐惨嚎,虽表情动作双双夸张,但也确实释义了青年此刻内心反应,不单他后怕惊恐,李天恒也同样在回忆起自己的森林经历时脸色瞬间煞白身体打起哆嗦,就连一向胆大的彭虎都不受控制嘴角抽搐,俨然一副后怕至极胆寒模样。

    “好吧,既然陈老哥和大家都想知道森林发生了什么,那贫道就说说好了,事情是这样的……”

    在何飞的眼神示意下,接下来,作为现场最喜聊天废话的陈逍遥果然承担起叙述职责,当即绘声绘色描述起森林遭遇,将个人起初如何发现无脸男,如何费尽心机挣扎逃走,如何巧遇空灵随后被抓乃至又如何灵魂离体挣脱束缚等一系列惊险遭遇统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当然,陈逍遥所言只占部分,为了尽可能让众人了解任务过程,除陈逍遥滔滔不绝外,李天恒和彭虎亦在旁拾遗补充,先后讲述各自经历,如果说李天恒讲述重点大多为搜集卡牌被螝追杀,那么彭虎的末尾补充却俨然可以用惨烈来形容,那种被无脸男堵在原地逃无可逃的绝望感彻底感染了众人,好在关键时刻空灵苏醒,且更为巧合的是少女还奇迹般得知了最后一张卡牌下落。

    虽不知道空灵是如何获知8号卡牌具体位置,但不可否认的是,少女说对了,8号卡牌确实隐藏在任谁都想象不到的地方,所在位置竟赫然是无脸男体内!

    刚一得知惊骇真相,下一刻,众人便被迫玩命,在光柱消失螝物靠近的绝境中孤注一掷拼死一搏,空灵不知用何种办法再次做到灵魂离体,以灵魂方式短暂定住了无男脸,而彭虎也正是依靠空灵限制方才瞅准机会取出卡牌,至此将八张卡牌彻底集齐。

    叙述期间何飞亦曾随口提出过问题,询问彭虎为何回返列车时身体只剩三分之一,对此彭虎的回答是他被偷袭了,被除无脸男之外的另一只螝现身攻击,像当初赵平那样被周冰冰背后偷袭一击毙命,说实话,若非他彭虎生命力强悍,临死之前将8号卡牌握于手中从而触发传送机制,或许整个团队将覆灭于此,就此团灭在那场特殊级灵异任务里。

    果不其然,待听完陈逍遥等人的过往陈叙后,现场被寒意包裹,几乎每个人都被几人那惊心动魄的森林遭遇给惊了汗毛倒竖后怕不止,真没想到诅咒能阴险到这种程度,竟故意把其中一张卡牌藏在是人都想不到的地方,这是陷阱,摆明要致团队于死地的思维陷阱啊,一个利用固化思维而刻意营造的坑人陷阱,设想下,由于前面的七张卡牌统统贴于树身之故,执行者势必会在收集期间逐渐习惯,逐渐习惯将寻找重点锁定树木,逻辑看似合理,可谁又能想到也恰恰是这种看似合理的思维逻辑却害了执行者自身,俨然成为足以让团队覆灭死亡陷阱,要不是空灵发现及时,或许还真如彭虎刚刚说的那样,众人将永远找不到8号卡牌,找不到就只有死,结局必将覆灭,集体死在那实力比地缚灵还强悍几分的无脸男手中。

    抹了把额前冷汗,何飞本能看向赵平,见眼镜男也显露出和自己相差无几的表情后,长呼过气息,大学生转移目光看向程樱:“对了,空灵她怎么样了?”

    意思很明显了,不说别的,单从何飞那听完叙述便立即提及少女的反应中便可看出青年找到了关键,意识到少女才是集齐卡牌的最大功臣,诚然任务期间赵平、彭虎、李天恒又或是陈逍遥几乎每个人都为寻找卡牌做出过牺牲贡献,但依旧不可否认空灵才是重点,她才是团队能否完成这场任务的最大关键,有了这次经历,众人对空灵看法被再度刷新,真没想到那平时既嘴欠又酷爱惹是生非的古怪少女这次竟救了大家,众人之所以有命回归列车也全是拜少女所赐。

    “情况整体良好,除依旧昏睡不醒外,身体方面没有异常。”得到程樱回答,点了点头,何飞话归正题,开始在陈逍遥等人满含期待的目光中讲述起农场经历。

    其实农场方面的生路整体类似于森林生路,或者说和森林一样同属思维陷阱,唯一不同的是森林陷阱建立在固化思维之上,而农场陷阱则建立在思维方向之上,属于一种极易被大脑忽略的细节问题,而生路则恰恰隐藏在处理图画的细节之中,对,正是图画,图画确实如何飞所最初判定的那样是引来死亡信号的最大元凶,可惜他一开始却没有扩展思路,而是在目睹图画仅仅只是张薄薄脆纸后本能想到摧毁,试图用人为手段抹除图画,这不怪何飞,换成任何人都会首先把摧毁图画当做解决手段,然遗憾的是图画无法摧毁,那看似一把火就能烧成灰烬的画纸竟然能自行复原!

    亦是打那时起,何飞陷入困境,被彻底困在那避无可避思维死角之中,直到任务来到第5天夜晚,大学生才凭借逻辑分发现自己犯了细节错误,恍然意识到自己正处于某种大方向正确但小方向却错到离谱的思维死角之中,随着发现错误,大学生果然在调整过方向后顺利找到破局生路。

    生路是什么?很简单,四个字即可形容,那就是物归原主!.

    既然无脸男无法脱离森林,既然图画又明显和无脸男之间存有链接,其扩散平原的能力也同样由图画引来,那么,把图画送回森林不就行了吗?随着图画被送回森林,那原本蔓延平原覆盖农场乃至时刻威胁众人的死亡信号还有可能继续存在吗?

    生路在那时被何飞找到了,只可惜……

    只可惜生路发现的太晚,何飞找到生路之时亦恰哈是血腥杀戮上演之时。

    也多亏彭虎等人在随后时间里集齐卡牌完成任务,激活传送机制,否则他注定会因伤势过重而死。

    森林生路获得揭晓,农场生路同样在何飞有条不紊的叙述中公之于众。

    伴随着讲解终止获知答案,会议室内,众人既后怕又感慨,后怕于任务期间种种遭遇,感慨于自己竟能存活下来,竟奇迹般从一场和困难级基本区别不大的任务中存活回归!

    这不是奇迹是什么?除了奇迹还能用其他词汇能够概括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随着多数人完成任务存活回归,接下来……

    会议桌末尾,赵平眉宇变换,双目不由微眯,先是微眯眼睛看向何飞,接着用极其淡定的语气朝青年提了个问题,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既然任务现已完成,那么,东西应该也到手了吧?”

    言语平淡,毫无情绪波动,不错,这就是赵平,这就是那个能永远维持理智镇定的男人,虽说昨晚曾罕见般情绪失控,但原因却是他失去了钱学玲,失去了那个对他而言极其重要的女人,也正因打击太大,眼镜男才首次崩溃,首次情绪失控无法自持,然而,随着一夜过去,待度过最初悲伤,当彻底将悲伤掩饰隐藏后,眼镜男恢复如常,再次成为那个理智镇定的男人,且得一提的是……

    昨晚的情绪失控既是赵平的首次失控,同时也是赵平一生之中最后一次情绪失控,因为……

    随着失去钱学玲,至此,世间再无任何事物能影响到男人情绪了!!!

    可以预料,失去了心中那最后的一丝柔软温存,未来的赵平势必将更加理智,更加镇定,乃至更加冷漠自私,残酷无情!

    此刻,听着眼镜男那句和以往完全没有区别的冷漠话语,何飞眉头微凝,隐隐察觉到一丝寒意。

    (你,莫非你……)

    先不谈何飞脑海正如何担忧,见赵平谈及重点,又见众人纷纷看向自己,点了点头,何飞伸手入兜掏出物品,掏出一把钥匙,一把通体晶莹闪烁光亮的钥匙。

    不错,钥匙非是他物,正是那把刚一回返列车便自行出现在何飞衣兜的……

    黄金钥匙!

    ……………

    ps:推荐票是免费的,且每日刷新,大家记得每日为本书投推荐票啊!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88读书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