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2077章:若你是叉烧(29)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虽然知道两个儿子是想害她和两个女儿,但李氏总想着要给两个儿子留些颜面。

    就连这次的事情,李氏原本也没想着戳穿两个儿子。

    只不过这两人手段低劣的,让她实在看不下去了。

    尤其是那一脸自以为是的蠢像,更是像足了赵时。

    知道两个儿子已经彻底无可救药后,李氏终于出口戳穿了这两人。

    赵梓铭闻言脸色骤然扭曲了下,随后又快速回复平静,一脸诧异的看着李氏:“母亲再说什么,儿子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身边的赵梓儒也跟着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母亲怕不是得了失心疯,怎么开始胡言乱语了。

    靳青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掏出瓜子看起热闹来:这个李氏好像没她想的辣么没用啊。

    赵梓铭的否认并没有让李氏的脸色好些,只见李氏看着他冷笑一声:“你听不懂,说明你蠢,你爹的愚蠢一点没有浪费,完完全全传授给你了。”

    赵梓铭、赵梓敬:“...”他们娘现在说话都如此直白了么?

    见两个儿子不再说话,李氏冷笑一声:“这么好的画,这么好的酒器,我可受不起。

    紫苑,还不给赵老爷和宛如送去,就说是我李清如送的,祝他们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紫苑眸光微凛,当即应了声是。

    只见她用帕子垫着手指,之后便要去拿那些东西。

    看见紫苑的动作,赵梓铭和赵梓儒都有些着急,一左一右扑过来想要将紫苑手中的东西夺下来。

    赵梓儒手中更是挥舞着一只小碗,看起来似乎是准备将紫苑砸个头破血流。

    李氏怎么都没想到,赵梓铭和赵梓儒竟然会忽然暴起行凶。

    睁目结舌后竟是忘记了反应,只呆呆的看着这两人跳向紫苑。

    接着...

    他们的衣领便被靳青揪住了。

    见紫苑没事,李氏也是松了口气。

    她正想让靳青将这两个孽子丢出去,却见靳青已经将这两个人重重掼在地上,之后抓着两只酒杯直接塞进他们嘴里。

    看着两个儿子那突出来的眼睛,李氏吓得捂住了嘴:“这、这是咽下去了,怎么可能!”

    虽然是小酒盅,但也不是能轻松进到肚子里的。

    听到李氏的惊呼,靳青缓缓转身看向李氏:“咽下去不是问题,拉才是...”

    李氏:“...”这不成了吞金自杀了。

    不对,这是他杀。

    也不对,明明是这两个畜生想要弑母,弑妹。

    那画,酒和酒壶都没有毒。

    可酒杯却是用秘药浸过的,只要与酒液接触便会产生毒素。

    在加上那画中参了药引的墨香,中毒者的身体会越来越虚,直至死亡。

    由于只有最初的那杯酒是毒,因此即使请来仵作验尸,也只会被人认为是病死。

    这是后宅中玩剩下的手段,李氏自然会觉得非常拙劣。

    上辈子的时候,李氏其实也是被这两个货用这样的方法坑死的。

    只不过那时的她没有了任何指望,因此便顺了两个儿子的心意,给宛如倒了地方。

    但现在却是不同,她两个女儿活得好好的,光是为了给两个女儿撑腰,她也不想死。

    想着这两个货毕竟是李氏的亲儿子,紫苑刚想去拦,却被李氏拦下:“让雨桐处理吧,她有分寸。”

    看着两位已经翻了白眼的少爷,紫苑:“...”有分寸么!

    至此,李氏对这两个儿子已经是彻底的死了心。

    李氏缓步走到门外,看到坐在三面帷幔中挨着火炉取暖的赵雨韵,已经伸着脖子向屋里张望的赵梓敬,终于松了口气:还好,她不是孤身一人。

    见李氏出来,赵雨韵扶着腰站了起来,一脸关心的喊道:“娘。”

    赵梓敬则站在赵雨韵身边,恭恭敬敬的行礼:“母亲。”

    李氏的眼圈微微泛红,随即对两人笑道:“你们的两个哥哥吃醉了酒,雨桐正在帮他们收拾,我们去膳房再给雨桐煮一碗寿面吧。”

    赵雨韵脚步没动,只是握紧了李氏的手:“娘,我们都陪着你。”所以不要伤心。

    李氏的喉咙哽咽一声,摸着赵雨韵的头连连说道:“好孩子,娘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

    紫苑担心赵雨韵动了胎气,赶忙上来安慰李氏。

    好一会后,李氏终于收了眼泪,对紫苑的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娘不难过了,我们现在就去西院,将那个糟老头子和他的心肝宝贝都扔出去。”

    她就不相信,还有谁能打得过她大女儿。

    看着一副雄赳赳气昂昂表情的李氏,赵雨韵:“...”怎么感觉自己又多了一个妹妹。

    京城一直都是个吃瓜的好地方。

    户部侍郎养了外室被老婆打上门的事,在京城传了三天。

    礼部尚书的独子去红楼狎玩,却进错了旁边的倌馆,被三个女人折腾了一整夜后,最后哭着被人抬回家的事,在京城传了七天。

    巡城司提督的女儿...

    由于各方势力相互牵制,大家都想拖对方的后腿。

    因此即使一点点小事,都会被渲染成人尽皆知的大事。

    可以说京城人民从来不缺瓜吃。

    但最近,那些小打小闹的事情都被一个消息压了下去。

    之前与宛如郡主爱的死去活来,生死相许,成为所有人心中爱情佳话的赵时将军,被他夫人从别院中打出来了!

    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被出身高贵,且刚刚及笄的皇家郡主看上,赵时简直就是众男人心中的榜样。

    尤其是这个郡主还为了赵时被贬为庶民,宁要赵时也不要尊贵的身份。

    赵时的成功为所有中老年的男人点燃了希望。

    即使赵时丢了官职,也没能打消他们的热情。

    宛如绝对不会是唯一喜欢老男人的皇室贵女。

    出身高贵的小姑娘谁能不爱,只不过他们不会像赵时那么傻。

    若真有皇室贵女看上他们,他们一定会将后宅处理的妥妥帖帖,绝对不会让皇室蒙羞。

    更不会让小妻子丢失自己尊贵的身份。

    于是,这些中年男人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过去在参加宫宴时,他们都会让家中子嗣尽全力表现,意图吸引公主,郡主的注意。

    可现在参加宫宴时,他们不仅将子嗣打扮的光鲜亮丽,就连自己也更注重仪表打扮。

    想要确定自己是否也能获得皇家贵女的青睐,万一皇家贵女们就好这口呢。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