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两千七百一十二章:无家可归老太太(12)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还有这等恶毒咒术?您确定?”

    一听慧轮说出猜测,边上便立刻就有其他修士,赶忙催促追问。

    终南洞天里的修士都是同宗。

    自然不愿看到有门人死亡。

    “我这只是一个猜测。

    等我再问一个问题才能确定。

    静和,现在是否有不乐本座之感,就是有没有对人世产生厌恶?”

    慧轮没有直接回答。

    而是看向卢向义,追问道。

    卢向义这时候也稍微镇定了一点,回缓了一下精神,摇了摇头:

    “师伯,我并没有这种感觉。”

    “对了,真正的天人五衰会有第五衰,不乐本座衰,这是精神和灵魂方面的衰竭,也是最为致命的。

    会让人不入轮回,魂飞魄散。

    所以,静和师兄现在身上的情况并不是真正的天人五衰,只是有天人五衰当中的一部分症状,难道这就是师伯所谓的天人五衰咒吗?”

    另一个道人也是顿时恍然。

    与此同时,其他人则是都将目光注视向了慧轮,等待他的答复。

    “如此情况,就对得上了。

    你中的应该是天人五衰咒,这是上古左道修士以生命的血脉为根基,仿照天人五衰的传说,特别创造出来的天人五衰咒,只是他们能力有限,终究无法模拟出第五衰。

    所以虽然名义上是天人五衰。

    但其实只有四衰。

    只针对修士的身体,对灵魂没有什么影响,只不过这等咒术早就已经失传,而且还只能够通过嫡系血亲去诅咒,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这具身体的父母肯定是不在了,所以你难不成还在外面留有子嗣吗?

    这种血亲之咒最难解,你必须得找到下咒人或者找到你的子嗣。”

    慧轮也没卖关子,很直接的皱着眉头,说了一番有关于天人五衰咒的相关情况,并且点明了重点。

    解咒重点在于血亲。

    乔木就是因为看中这种咒术特性,同时也不想把原身父亲弄死。

    所以才会特地选了这个咒术。

    听了慧轮的话,在场其他道人顿时了然,其中有几个知道前段时间事情的道人,更是神色有些奇怪的打量起了卢尚义,并且打趣道:

    “该不会是前段时间上门寻亲。

    你没有见的那位做的吧?

    那可真是自家人打自家人了!”

    “我突然想起来,我那个小徒孙跟我说,那日来寻亲的女子临走之前,特地撂了番狠话,说:好一个尘缘既断,我倒要看看,日后的他若是没了那躯壳,又该如何修行。

    如今这咒术又只针对躯壳。

    若说只是巧合,我却是不信。

    所以想来大概率就是她了,静和师弟,恐怕你是不见也得见了。

    这等血亲,我等可不好插手。”

    “抛妻弃子,弃子咒父。

    真是好一场纲理伦常的大戏。”

    有人打趣,自然也就少不了有人看不惯,鄙夷,或者幸灾乐祸。

    几番议论之下,卢向义当年的行径很快便为众人所知,并且惹得他同门师兄弟以及长辈议论不已。

    “静和,你怎能做出这种事。”

    “羞得与你为伍!”

    “当不为人子……”

    “你就算觉醒记忆回归本门,那也该想方设法了却尘缘,而不是直接斩断尘缘,你这么做跟修无情道的太上道门又有何区别,当受罚!”

    “我就说那轮回法门不该保留。

    轮回就轮回,再保住记忆有什么意思,我等玄门修士修今身,你们偏偏学那些个秃驴修什么来世。

    现在就连性子都学上了。

    这不就是道济的德行作风吗?”

    “还不如道济呢,道济好歹只是抛妻,人家也没有弃子啊,这种事要是传出去,那真的是把咱们终南山几系道脉的脸面,全都丢尽了。”

    “算了,你们也别指责了,当今还是先解决这事最为重要,咱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静和他老死吧,如今外面末法时代更进一步,轮回的力量也愈加可怕,恐怕他那门轮回护灵秘术,是再也起不了作用了。

    所以还是先救他吧,如何惩罚之类的,等解了他身上咒术再说。”

    ……

    虽然在场长辈,都对卢向义略有指责,但是终究亲疏有别,再加上他现在的确已经很惨了,因此众人最终还是暂时原谅了他,并且帮他推算,他那嫡系子嗣的所在地。

    希望借此尽快找到乔木。

    解决咒术。

    有关于这方面,乔木并没有做什么遮掩,更没有刻意阻拦他们推演,所以在他们一众人的努力下。

    很快就推算出了乔木的下落。

    并且由慧轮带队。

    带着卢向义等人包机去首都。

    没错,是包机飞去首都,而不是直接飞去首都,理由很简单,他们直接飞过去的速度还比不上飞机快呢,而且对体内法力的耗损也太大了,他们不但需要赶时间,还需要积蓄力量,不能浪费体内法力。

    所以当然得包机过去。

    于是当天晚上,他们一众人等就已经赶到了首都,并且在半个小时之后,便来到了乔木的家门口。

    对于门外响起敲门声。

    乔木是一点都不意外。

    那是脸色相当平常的从客厅站起来去开门:“哟,来的挺快的啊。

    原来你就是那个失踪了的人!”

    一开口,乔木就表现出了十分浓郁的嘲讽意味,同时也根本不准备叫他一声父亲之类的类似称呼。

    “你可知弑父是何等大逆不道!

    你究竟想干什么?”

    慧轮还没说话,卢向义就把自己带入了长辈的身份,语气相当不满且愤怒的指着乔木,咆哮怒吼。

    面对死亡危险的时候。

    多年涵养他也按耐不住。

    “你死了吗?你不还活着呢吗?

    况且身体只是躯壳,灵魂才是根本这句话,不是你托人告诉我的吗,我的所作所为可曾伤及你的根本,可曾伤及你的灵魂,既然只是一个无用的躯壳,毁了又算什么?

    我出生的时候,你没在,我母亲去世的时候,你没在,你父母去世的时候你依旧没在,恐怕你现在都还不知道我母亲葬在什么地方。

    也不知道对你有生养之恩的。

    你这具身体的亲生父母。

    如今又埋葬在哪里吧。

    这样的你,有何资格对我说这些话,你的脸是太乙精金做的吗?”

    乔木对他的感官本来就差,如今他还这么嚣张,所以,此时自然更不会客气,那是当场怒怼起来。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